网站导航
罗浮山公墓 > 殡葬文化 > “埋”在章丘
“埋”在章丘
时间:2020-03-13 03:15:45 点击次数:
由内容质量、互动评论、分享传播等多维度分值决定,勋章级别越高( ),代表其在平台内的综合表现越好。 自明清、民国一直到“解放”前夕,民间流传着:“生在苏州,长在杭州,死在济南,埋在章丘”的说法。意思表达尽然:苏州人长的皎美,面腻肤白,乃为其一生的“资本”;杭州是人们向往的“人间天堂”,那秀丽的山水,优美的环境,讲究的茶、餐饮习俗,安逸的生活方式都无出左右;济南则在医疗及护理水平称“上佳”,而“祥”字号的寿衣选料严谨,做工“考究”,能使死者风光地“驾鹤西游”;“埋”在章丘,更是实至名归,不但坟修得美,修得固,那隆重的殡葬礼仪更是让人推崇,其它地方无可与之相比。 先说选阴宅,又称“点穴”。一般大户人家,只要添了男丁,无论主人年龄大小,就开始为自己的“百年之后”做安排。先找到有名气的风水人士,请到家中,奉上聘金,口尊“先生”,大席伺候。同时,派专人引导,踏遍周边的山山水水查看地形,地貌、地势、地脉。一旦寻到山清水秀,“活”水回绕,生气凝结,得风得水的“宝地”后,不惜重金购入,作为“百年后”的“息卧”之地。若能选得一块“宝地”,可择吉避凶,庇佑后人。而“龙脉”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宝地选好后,择吉日、吉时开工。开工时,先用“三牲”祭祀土地、太岁,让其趋避,以免在“太岁头上动土”。然后本着北上南下,东主西宾的方位搭棚、划线、打木桩。长子象征性地铲土三锨后,由雇的“八仙”(开穴埋坟者)正式“开穴”。穴要开出长丈二、宽一丈,深一丈的多个坑穴,(同时为妻妾们备好)然后用长条豆青石铺底垒壁。并用糯米浆、鸡蛋清、“万年灰膏”混成的“三合浆”灌石入缝。墓穴轮廓基本形成后,“细石匠”方可进场。坟要修成:“凋牌子”“一帮十一”的“墩头”;还有“独影壁”“独中堂”“二龙戏珠”的花板子;穴间“神道”要修有“透花月窗”“大敞门香堂子”等。雕师一般为六人,将选好的上等“青石板”磨光并绘上图案,经主人过目首肯后,方可“开雕”。这些能工巧匠一干就是十几、二十几年,甚至修到主人殁后方可“礼成”。无论工期多长,一日三餐、四菜一汤、烟酒不断、月结工钱是必不可少的。这笔开支,并非小户人家能“供”得起的。那雕出的花、鸟、鱼、虫栩栩如生;蝠(福)、鹿(禄)、鹤(寿)雀(禧)活龙活现;浮雕、透雕错落有致;“云”字边、“万”字头舒卷流畅;春枝、春蔓造型美妙;主穴、侧穴不尽相同。为的是让逝者享尽“极乐世界”中的一切荣华富贵。 再说备寿材。人一旦有了孙辈或过了六十虚岁,必亲选“寿材”。一般选用上好的柏木解成六寸厚独帮独底,“盖”则解成厚八寸独板。找到专业工匠按“标准制式”,全部楔榫结构来打造这“三长两短”之物。人未到七十不能上漆,称之为“白皮棺”。上漆时要“油”成朱色“大漆”并画上“万寿”的篆文。 柏木耐腐且有异味,防止如“獾、鼠、穿山甲”之类的动物啮啃“棺尸”。而活人过寿,也有纳“棺”之习,寓“纳寿、纳官”之意。如章丘“东方商人”孟洛川之母高夫人六十大寿时,天南地北的商界朋友,送来的“寿材”达十几口之多。时值盛夏,全部入“棚”。年底有友自南来访,告知棺中有“物”。安排人“启”后发现,棺内装有豆腐一块、猪肉一方、青菜一颗,且“新鲜如昨”。方知密封好,材质更佳。据说此树为南洋苏门答腊深山中生长,千年方可成材,十分罕见,叫做“香沙”,有“保鲜木王”之称,现已绝迹。老夫人“百年”之后,就是用这口香沙棺来“装殓”入葬的。至于“金丝楠木”,除了“皇家”,百姓万不敢用,是犯杀头之罪的。 接着说“装殓”。这是一道“繁而谨”的程序。死者弥留之际,逝者如男性,家中男子要为其“净身”,女子则为其“净面”。逝者如女性,则女子为其“净身”,男子为其“净面”。以示孝道。咽气后,趁逝者未僵之时,后辈们则为“逝者”贴身先穿上白色衬衣、衬裤后,再穿戴早已“备”好的寿衣、寿帽、寿袍、寿靴。无论冬夏,死者一律着棉寿装,颜色一般为蓝、褐色。男“袍”女“裙”,以示死后能起“旋风”;男戴挽边缀有红布球的帽子,女戴“凤冠”以示“驱邪”;忌着兽皮,寄来世“托生”为人;身罩棉袍以示“身价”;脚穿白布袜并套上“大饺子靴头”,男黑女蓝,以示“西去”的路走的“稳”;衣服无扣,全部用带系住,以示“带子”,后继有人;嘴放“含口钱”以示贵人语迟、叫“含殓”;双手各攥金、银元宝或金、银币及攥有用面蒸的“打狗棍”,用以“打发”在西去之路“索鬼”、饿狗之用;寿衣绣有“五福捧寿”图案,以示尊贵;死者须着古装寿衣款式,以免与“先人”见面,无从“相认”。大户人家寿衣,忌用“缎子”,音谐“断子”,为不吉。一般用丝质面料,作成“五领”款式以示富有。 “灵床”是用两条长凳支起的单扇门板“搭”就而成。男逝者用“带鼻”的那扇,女逝者用“带扣”的那扇。铺上甘草、褥子、白布单后,由长子抱头、次子抱腿并喊:“爹或娘呀,过梁咯”!“执宾”用一只白公鸡在病床上拖几下,将公鸡杀死,叫“引魂”。并将一根“黍秸”横在梁上后,将黍秸砍断方可“移尊灵床”。“灵床”须设在主堂明间,叫“挺丧”。逝者须仰放,头南脚北或头西脚东,身覆白布,面罩布巾,叫“幪目”;忌“压梁”。“祭台”设在逝者身前,方便“登堂即拜”。祭台的方桌上铺有带“弔”字样的白桌布,将逝者的“牌位”设于祭台上靠里边的中央。摆上“长命灯”一盏,随添灯油,灯不能“熄”,燃至“入葬”。要设置香炉、蜡台;用筷子一双,穿起九个烧饼为“倒头饼”;用小米蒸成半熟,两碗相扣的“倒头饭”;用顶部缠有棉球的细高粱秸插入一方豆腐。放置五根桃枝做的“打狗棍”。这一切,都是为逝者在赴“黄泉”的路上能照明、打狗、打饥之用。 祭台上设“三牲”(整鸡、整鱼、整猪头),四干、四鲜、四果、四点等。这叫“摆祭之奠”。以便前来“打祭”未备食盒者,用以花钱“租祭”之需。摆祭后,要在“灵床”前的地上,放置一个大的砂盒或瓦盆,用以祭奠时化纸之用。在用前,先由“孝子”们在盆中化纸三斤又十两,并将“纸灰”包好,待“入殓”时一同装入棺中,以示逝者不缺零花钱之意,也叫“烧落地纸”。 然后就是封门、挂孝、报丧。《礼记·曲礼下》云:“天子死曰崩,诸侯死曰薨,大夫死曰卒、士死曰不禄,庶人曰死”。除有“功爵”者外,一般大户人家称之“去”或“逝”。家有逝者,须先行“封门、挂孝、报丧”。在给逝者“装殓移灵”后,开始“变服”。子女们及“五服”内后辈们穿戴好“孝服”,由逝者的长子先去族长和“红白事大执宾”家去跪哭“丧事”。族长携“大执宾”及“理事”们即到“丧”家分工、先安排“封门挂孝”,后安排“报丧”事宜。凡“五服内”的大门,须用白纸将“春联”等覆盖,这叫“封门”。再将白纸做的“吊钱”挂于“丧家”的大门口,以示家有丧事,这叫“挂孝”。然后将“服内”的晚辈男青年召集起来。将分发孝服穿戴好,并各执备好的“孝服”分头去已嫁出的直系老姑、姑、姐妹等所在的婆家“报丧”。“孝服”是分等级的:一服孝男须着麻片连就的粗服,为“重孝”,须戴“孝帽、扎孝带”(孝帽双层、俩角、后辫、前帘),孝女除着“粗服”外,还要“披麻”戴白绢花扎缀的“头饰”叫“斩衰”;二服着麻布粗针大线缀就的“中粗服”男戴“孝帽”,女戴“孝饰”叫“期衰”;三服须着白粗布缝制的“次孝服”,扎“孝带”,不戴“孝帽”叫“大功”;四服着的细白布缝制的“轻孝服”,带黑纱,叫“小功”五服着漂白布精制的“次轻孝服”,带白花叫“思麻”。但无论几服,无论男女,都须“裱鞋”。只有“一服”,鞋不能穿,只能‘沓邋’。去人家报丧,不能进大门,须在门外呈上“讣文”,接到“丧讯”后,已出嫁的女人们,穿戴好“孝衣、孝饰”后,一路踉跄,抢天呼地,嘴哭“亲娘”(无论逝者是父母兄嫂一律哭“亲娘”)至丧家“守灵”。而去外婆家报丧,须由逝者的长子穿“重孝”亲往。有时磕破了头,也不定被纳入门。进门后,外婆家“当家人”询其逝者的病情、治疗情况、伺候如何、有何遗嘱等。严厉之势,如同审讯,长子须一一解答。半日后,外婆家人抬着祭品,浩浩荡荡前来“奔丧”。进村前,先派人捎信,长孝子即率孝子贤孙们出村“跪迎”。长子手托“云盘”,举手过顶,内置“孝布”伏地嚎啕,听从外婆家“头人”的“数落”。三请后,方可随孝子们到家。“祭拜”后,由专人陪宴,设“大席”伺候。这叫娘家人来“争气”。 典祭,也称“践行”,这是“停柩”期间隆重而不可或缺之礼。在白幔“罩严”的灵棚内,除已将逝者牌位摆好后,还须将逝者画像(遗像)悬挂正中,两边书有:“慈恩长在,笑容犹存”,xxx老天爷或老太太千古”的短联眉批。灵棚要搭成“殿卷”式,用“席箔”,勿露杉槁,更显庄肃。 自逝者“走”的当天晚饭前始,孝子们在一长者妇女“拖纸的”带领下,直至“出殡”,每日“三餐”都带孝子们去“报庙”,俗称“送浆水”。长者拎一烧水壶,里边放水三勺、米少许,其他人扛八仙桌一张、无钩扁担一根、凳子一把、香一盒、纸三刀、灯一盏,一同前往村西南方向的“浆水庙”,举化纸、焚香之仪。然后孝子站在靠桌子的凳子上,面向西南,连喊三声:“上西南请奔瑶池大路”。焚化回返时,将壶中的“浆水”洒在路上。这叫“初指”,不能“误”了暂居庙里亡灵的一日三餐。其间,要给看压的“鬼卒”送“白包”以求“关照”。出殡时再行“指路”礼。 凡“打祭践行”之宾,大都雇人抬“食盒”而来,这要给抬盒人“赏钱、谢贴”。进门时,有迎宾并高报:“客来啦”!灵棚内哭声四起。“参祭”之宾由“引宾”导入,缓步来到灵前,“净手”、摆祭、上香;长辈行“鞠躬”之礼,晚辈及弟子则行“三拜九叩”大礼;随着大执宾“谢啦!”的喊声,孝子们跪在席、干草铺就的地上,叩首还礼并放声嚎啕。俗尊“死者为大”,平辈一般都行“大礼”。常言道:“家逝老人,比狗矮三辈”。除“孝子们”跪在地上“守祭”还礼外,门口有“迎宾孝子”侧立,无论长辈或晚辈前来,须长跪叩首,不分来者的辈份高低,必须如此。 《荀子·礼论》云:“丧礼者,以生者饰死者也,大象其生以送其死也”。一般人家发“三日丧”,大户人家发“七日丧”,而名门望族则发“七七四十九日大丧”。丧祭期间,请法师做“道场”是不可缺的。更有尊者,憎、道、喇嘛三班“法师”全请,为的是“超度亡灵”。“搭”三台、距不远、各显“神”通。如逝者为高龄之人,则另请戏班,搭台唱上三天三夜“大戏”,这叫“喜丧”。但无论大、小户,“子弟班”是必请的。那嘀嘀嗒嗒的唢呐、笙及各种“响器”奏出来的“哀乐”,使气氛更加“凝重、肃穆”,足以“催人泪下”。这期间,逝者生前好友、乡绅、谊者等“文化人”,齐聚棚内,挥毫“泼墨”,“龙飞凤舞”地书写“挽联、挽幛、挽词”。那份“追思之情,赞颂之语”跃然纸上。 院子里,那高三丈三尺的“五彩招魂大幡”稳稳地屹立在红色“大漆”的底座上。长长的飘带上书有“金童前引路乘龙东去,玉女送西方驾鹤西游”的楷体大字。中间吊坠一块“灵牌”,书有逝者的“名讳”。直至出殡后,方可撤去。为的是能将逝者的“亡灵”招入“天堂”免入“地狱”。在“丧祭停柩”期间,大锅“煮”着骨头肉汤、骨头豆腐汤、骨头羊肉汤,吃完即“添”,为的是能让“帮丧”者及家人随饿随吃,所以帮丧者也称“喝汤的”。打祭之宾则须设“行席”招待。 出殡。“帮丧”者先将子女们送的纸牛、纸马、纸羊、纸鹿、花圈摆在大门口两边,上边书有子女们及谊者的“挽带”。纸牛须由长女“敬奉”,为的是能在阴间“替”亡者喝脏水。这些祭品须在“五七”时一起化掉。 出殡前,要最后一次“指路”。帮丧者拿一捆干谷草,由长孝子率众,来到离家最近的“十字路口”,站在椅子上,持一头坠有“纸吊钱”的无钩扁担,指向西南连喊三声:“爹或娘呀!走西南大道,三条大道,请走中间那条”!这叫“指点迷津,勿入歧途”。然后率众孝子贤孙绕已燃的火堆,男在圈里逆向、女在圈外顺向,连转三圈后,哭着一路撒着“麸子”回家准备“入殓”。 入殓前,先由族长点燃一把艾草将棺内“熏”上一遍,叫做“去秽”。然后由大执宾将逝者的“盖身”“面罩”揭去,让子女们最后一次“瞻仰”后,子女们每人拿一件心爱之物放入棺中,这叫“填棺”,寓“添官”之意。在上述过程中,子女们是禁哭的。以免“泪落棺尸”不吉。这时在大执宾喝令声中,“三十二罗汉”(抬柩人)之首砸下第一根棺钉这叫“望丁”,寓意显然。后将棺盖钉死,棺罩红“旌”布,书有逝者名讳及生卒时间,撤上麦粒,左三右四放七个硬币,撤去“棺帘”,叫“大殓”。 在“入殓”前还有三道程序,必不可少。一曰“开丧”,是由全部服内宗亲去“宗祠”或“土地庙”,抬着一架“灵楼子”,两侧由孝子护卫,到“祠”中或“庙”中拜谒“祖宗”,将“逝”着名字添入谱牒。礼成返回,其它“孝家”们迎至大门外,伏地叩首后一同回家; 二曰“填饭瓮子”。众人“开丧”回家后,齐聚灵堂,将准备“陪葬”的瓷缸放在桌上,端来馒头,每人一个并咬一口,填入缸中。意思是孩子们在您“走”前陪您“饱餐”一顿。缸塞的越满,越结实,后辈们过得则越好。 三曰“收头”。“起灵”前,女孝婆家来“祭奠”时,随“盒”带来黑帕一块,届时请街坊妇女“缝”在女孝家背上,须回叩大礼“致谢”。 “起灵”时,三十二罗汉用大绳将棺椁捆好,罩上“大罩”后串杠。由于绑扎“专业”,负重均匀,无“失衡偏重”之虞。随着大执宾“起灵”的令声,“灵”被轻轻地抬起。帮忙者将“灵”凳、“楼子”摆置街上,按长、幼、近、远顺序列队,最前是大锣两面,声响是慢四紧三开始,紧跟着旗、幡、伞、扇。“旌楼子”在前,“灵楼子”随后。再后是“冥器楼子”紧跟“棺、椁、罩”。“孝子贤孙”全体由长者提桶,内装少量饮食,到大门外“架子”前一扔,放声大哭回家。自此成“孤”,难以“舍老”。这时,大执宾顺手将扣地一黑碗用斧砸碎,同时大喝一声:“前后,众人弯腰用力”。“棺起”出“棚”至大门外架在凳上。此刻,由两名妇女执扫帚,随扫随耧,这叫“留财”,有“惠及子孙”之意。男孝们跪“棺前”面外,女孝们跪“棺后”面里,长媳坐在棺尾架子上“伴灵”。长子将化纸用的大瓦盆奋力摔在“棺”前的地上,越碎越好,叫“摔老盆子”。尔后,“孝男孝女”们匍匐跪地,一片嚎啕。在众人的“帮持”下,随着大执宾的喝令声,“出殡”正式开始。 在大锣、“童男童女”及旗幡伞扇的引领下,“棺”两边各有一名“掌灵人”调度指挥。孝子贤孙及“服内”子弟们则跟在“灵”后。再后边是“帮丧者”,持各种祭品及纸制金山、银山等全套“仪杖”,最后由炮手、“子弟班”跟随,一路吹吹打打、哀声四起地蹒跚前行。凡帮丧者全系“白腰带”。 孝子们个个手持用鲜柳木外缠白纸的“哀杖”,或叫“孝杖”“丧棒”,遢拉着裱白的“孝鞋”踉跄地行进。若大户人家,从家门口直到坟地,则上扎席棚,下铺红毡的“神道”,为的是能拒“日精月华”之扰。 出了村外,男孝们继续送葬,女孝们则快速除去“头饰”“孝麻”急返家院,抢食“祭台”上的豆腐,寓意“都福”之意。 在出殡的路上,如遇乡谊、远亲未能参祭者,为补“祭礼”之憾,可摆“路祭”,也叫“迎灵祭”。拜祭礼数不可删简,此时须“停棺止行”,棺不能落,抬者只能“换肩”。执宾喝令、“孝子跪礼”,一如在“棚”。 如过路口、桥涵、拐弯处必放铳、放炮,撤发“路钱”。路钱是用“黄裱纸”冲剪的天圆地方状“冥币”,为的是“买路”。 逝者生辰八字如“不宜入土”,可先在坟边用青砖“砌丘”,先将棺“丘”起来,待选好“黄道吉日”后,再行举仪,使之入土为“安”。 下葬前,一老“光棍”燃芝麻秸“熏穴”后,将罩撤掉,三十二罗汉重新结绳缚“棺”,徐徐吊棺入“穴”。有人将“长命灯”“下水罐”“日用品”“财宝”置入“香堂子”,八仙将硼石顺序凹凸嵌入,叫“封穴”。此时,鞭炮齐鸣、乐器齐奏。“孝子们”举哀三声,给全体“帮丧者”叩头再谢。然后,将三合浆灌石入缝,填土起顶。民间叫“坟顶”,皇陵则称“金顶”。最后,长孝子将“哀杖、灵幡”插在坟顶上,其他孝子则将“哀杖”深深插入坟周边土里。如遇“风调雨顺”之年,则可插柳成“林”。 “做五七”时,丧家须将所有祭品及逝者生前用过的被缛衣鞋帽全部烧化。将遗像、木联移至“专辟”的香堂里,设香案、炉鼎供长期“祭祀”。“出殡”后的三晚之内,“孝子”们须在逝者的床上“压福”过宿。 “头七”后的第二天午时,“丧家”摆宴,答谢众人,这叫“谢纸”。等族长、执宾及八仙、罗汉、“喝汤”者、账房坐定后,长孝子率全家人下堂跪地三叩首,以示“敬意”,并表达不醉不归之愿。届时另派“服内男性”去庄邻、“街坊家”,凡有“纸仪”之资者家中逐户叩头“谢纸”。而去外婆家谢纸,仍须由孝长子亲往,礼数一点也不能“马虎”。 宴前,大执宾携“账房”一同“交账”。一笔笔收支清清楚楚且誊写工整,此账需长期保存,以便事后分账或做日后“偿还人情”之据。 葬后三日,孝子贤孙们各持铁锨去“圆坟”。要在“新坟”上填土,化纸、焚香、叩首。男左向、女右向绕坟三圈,选好“开门”方位即告结束。 丧事毕,除“烧头七”外,逢“七”必减一天,谓之“烧七”;“百日”“周年”“十月一”“寒食”上坟祭祀必不可少。三年内,孝子们不能“穿红戴绿”,不能“食荤饮酒”;不能“娱乐”,不能贴“春联”,不能燃放鞭炮、烟火;大年初一要“闭门拒客”,不能给人“拜年”;百日内不能理发、刮脸、更不能化妆。如遇“红事”非办不可,可用蓝纱“罩红”。更有“敬”者,在“老子”墓前“结庐守孝”三载,以示“大孝”。 次年“寒食”,要请“名人”给逝者撰文、立碑,同时安放带有“虎腿、卷书、香炉”为一体的花岗石“供桌”,以便长期“供奉祭祀”之用。 这,就是既具北方特色,又合“周礼之制”的章丘殡葬文化。然,时过境迁,当下的“埋”则更为简肃,即纳传统之仪、又扬现代之礼。但无论如何,“子欲养而亲不待”,还是趁老人活着时,多多“孝敬”为佳! 刊拥有此文版权,若需转载或复制,请注明来源于神州杂志,标注作者,并保持文章的完整性。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免责声明:文章《“埋”在章丘 》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跟我们联系!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8-2020 罗浮净土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罗浮山永久公墓

园区地址:惠州市博罗县福田镇接仙桥

预约看墓

    微信二维码
  • 微信扫一扫
  • 4008080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