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罗浮山公墓 > 殡葬文化 > 《礼记》所言丧事与民间丧葬文化略谈
《礼记》所言丧事与民间丧葬文化略谈
时间:2020-03-13 03:17:18 点击次数:
《礼记》有关治丧与丧礼的篇章,其中《檀弓》上下、《问丧》《三年问》《丧服四制》等的记录和诠释充分体现了“事死如事生,事亡如事存”的孝道思想和儒家文化。“除却死人无大事”,这些篇章所涉的繁缛琐碎之事,足见中国古代文化里对于“事死”的重视,《中庸》认为此乃“孝之至也”。那么,该如何理解这种治丧礼仪的意义与内涵呢?下面结合个人对于乡村丧事的一些遥远的记忆来谈一谈。 1)丧事最能体现血缘亲疏。小时候常听大人们说“出五服”“未出五服”之类的话,只朦朦胧胧知道是同远近亲疏有关,还有大人解释为“有没有超出五代人的关系”,今读《礼记》才知五服竟是与丧服有关,而不一样的丧服正体现了人们同逝者的亲疏长幼关系。从这件事可知,古代文化与文明在中国辽阔的大地上依旧不同程度地得以传承,但年岁悠久之后,也难保人们在理解上会有一些误读。五服分斩衰、齐衰、大功、小功、缌麻五等,亲属所着各等色泽粗细皆有异,越亲服越粗,越疏服越细,比如从斩衰的“不缉边”到齐衰的“缉边”,从大功、小功的“布裳”到缌麻较轻较细的“缌”。同时,粗麻带重孝,细布为轻孝,这种轻重之别固然也是同人的哀思轻重相对应的,逝者愈亲,生者愈痛。据悉,湘中一带的孝服多为白粗布,当地人称为“拖头”,可能因为是一块整布从头披下,一直脱垂到脚跟处而得名。孝服大致有三种,一为不缉边、拖垂至地面的,为至亲穿戴;二为缉边、拖垂至脚跟的,为房亲穿戴;三为头顶加红布的,为各类表亲穿戴。服丧的对象多,《大传》以为其依据大致有六类:“一曰亲亲,二曰尊尊,三曰名,四曰出入,五曰长幼,六曰从服”,显然这里说的三类也是考虑了这些亲尊长幼之序的。“拖头”为整布,大人的约一米来宽,小孩的要窄小些,穿戴时,取一端覆于额头之上用两角绕到脑后扎成结,再在腰间系草绳以固定。一般而言,穿不上孝服的也就意味着与死者的关系不甚重要了,当然,若为友人则另当别论,不着孝服亦有悲痛欲绝者。 2)悲哀情思是丧事的主基调。五种丧服中最重的一种斩衰,服丧者是要表现出切肤之痛的。“君子之执亲之丧也,水浆不入于口者三日,杖而后能起”,古人认为,君子死了父母,三日之内当茶饭不思,三天不生火做饭,靠邻居们煮粥来接济,三日不食,靠着拐杖还是能站起来。不食是哀痛至极的表现,一般见于骨肉至亲的离去。不食,除了有哀痛愁思食不知味,还有一层意思,便是“不食”以警醒,人去楼空,心亦空空,用这种“空”来提醒亲人的逝去,是为发自内心的祭奠和不舍。除此,便是吃素,喝白水,吃豆腐,这些在某些地方是治丧习俗。另外,居陋寝简是服丧期间遵循的起居原则,心有戚戚,不忍安乐,常念音容,以泪洗面,诸如此类的情绪都不会让一个人去向往或接受歌舞升平、欢声笑语,肉体所承受的简陋,会为人的内心之苦痛寻求到一种平衡与和谐。《间传》说:“父母之丧,居倚庐,寝苫枕块,不说絰带。”孝子睡在草垫上,头枕土块,这是哀痛亡亲躺在冰冷墓地,所谓感同身受,也是至孝至纯之心了。 3)哭丧是千古不变的情感体验。《礼记》以为:“斩衰之哭若往而不反”(《间传》),斩衰之亲的哭声,好像这口气一去就收不回来了。关于哭丧,《礼记》强调真情实感的自然外露,《问丧》对孝子送葬时悲痛欲绝的神情、举止和心态做了惟妙惟肖的形容和描写:“其往送也,望望然、汲汲然如有追而弗及也。其反哭也,皇皇然若有求而弗得也。故其往送也如慕,其反也如疑。求而无所得之也,入门而弗见也,上堂又弗见也,入室又弗见也,亡矣丧矣,不可复见已矣,故哭泣辟踊,尽哀而止矣。心怅焉、怆焉,惚焉、忾焉,心绝志悲而已矣。祭之宗庙,以鬼飨之,徼幸复反也……故哭泣无时,服勤三年,思慕之心,孝子之志也,人情之实也。”农村的丧礼上看过很多人哭丧,更有痛哭近气绝者,数人搀扶,一病不起,一般为斩衰之服的。还有“数哭”的,也就是一边哭一边细数逝者生前之事,情真意切的回忆,声泪俱下的细数,让旁人无不动容也跟着一起哀伤至极。当然,哭丧亦有假哭的,原本无哀情,却要装得跟“你去了,我也不活了”似的,细看去却是眼神游离,心内百转,倒也有趣。读过《红楼梦》的人大多是能理解这种所谓假哭的,像贾珍、贾琏诸人在秦可卿丧礼上那种嘴脸,真真是让人哭笑不得的。 4)懂得节哀顺变也是孝道。中庸之道讲究和谐适度,过度悲哀也是不孝和失礼。《礼记》认为,治丧之时,表达、宣泄痛苦之情是可以理解的,但也要懂得收敛、节制哀情,从而在保存一些必要的精力和体力的基础上,去认真行好“事死”之责,在每一件每一桩治丧的具体事务中去慢慢体会到亲人的渐行渐远,慢慢接受残酷的现实,继而带着对亲人的怀念好好生活下去。《檀弓下》言:“丧礼,哀戚之至也。节哀,顺变也。”父母的丧礼,孝子悲恸到了极点,但是要节制悲哀,是为了顺应生活的剧变。就是说,孝子行居丧之礼,要节制悲哀,不能因过度而严重危害健康,更不能因悲痛消瘦而危及生命。所以,在生活中,我们得知某人噩耗,第一件事情就是表达对其亲人的问候,问候之词总也少不了“节哀顺变”的关照,可见“顺变”对于死人来说是慰藉,对生人来说更是勇气和智慧。



免责声明:文章《《礼记》所言丧事与民间丧葬文化略谈》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跟我们联系!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8-2020 罗浮净土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罗浮山永久公墓

园区地址:惠州市博罗县福田镇接仙桥

预约看墓

    微信二维码
  • 微信扫一扫
  • 4008080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