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罗浮山公墓 > 殡葬文化 > 丧礼复杂化才叫中华传统文化么
丧礼复杂化才叫中华传统文化么
时间:2020-03-13 03:19:47 点击次数:
“如果,‘中国文化在台湾’能一部分成立,其中关键,就在于台湾的丧祭传统并没有断绝。”这是南周副刊《一个台湾乡下人与中国文化》(作者:薛仁明)的题记。因为我对省城的丧礼感触颇深,所以便好奇而认真地读了下去。文中有一段:“今天人心慌失、生命之无法安顿,个中原因,正在于丧礼与祭礼的沦丧。大陆要文化重建,丧祭就必然是重中之重。相较起来,台湾的祭祀大致完好,很可以作为大陆恢复祭祀的借镜;至于台湾的丧礼,虽然近年已趋简化,但比起大陆一般就三天匆匆了事,还是好得许多。如果‘中国文化在台湾’能一部分成立,其中关键,就在于台湾的丧祭传统并没有断绝。如果,‘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也能成立,其中关键,亦在于台湾的丧祭传统一直延续至今……”我老家的丧礼的确大都三天办完(所以上篇我凭着记忆追寻了老家的丧礼),但“匆匆了事”显然带有作者的个人感情色彩,作者以为时间长短与从容匆忙是一回事。如果作者认为三天是“匆匆”,那是不是时间越长越好呢?如果不是越长越好,那几天算作标准时间呢?如果没有标准时间,认为三天为“匆匆”,那“四天”呢?如果不能回答这些问题,说大陆“三天匆匆了事”,作者岂不信口开河以偏概全?我想作者是给不出标准时间的。中国这么大的地方,方言都几百上千种,每个民族每个区域的风俗习惯风土人情各异,难不成作者调查统计再取平均数?即便那样,也只是作者的一厢情愿而已,难道人家会根据作者算出来的丧礼平均时长来调整自己的传统?如果真是这样,这作者岂不比宗教神棍还神?拿我亲历的事实说,与我老家相隔区区300公里的省城,丧礼就大相径庭。省城郊区的丧礼,持续时间一般都是五天以上,七八上十天太平常不过了。老人去世以后,请道士看个出殡的黄道吉日,如果最近的那个黄道吉日离去世的时间太短,比如三天之后,则延迟至下一个黄道吉日,这样下来,前前后后没有一个星期是搞不定的。照这样的风俗,如果不能预测每个人什么时候死,作者要统计出平均数也是天方夜谭,至多估计个大概而已。再说了,老家通行的三天丧礼,该履行的主要程序全部办完,乡里乡亲也没见哪里不合适。难道作者心里认定的台湾那些丧礼程序就是标准吗?正巧这段时间读到胡适先生的《我对于丧礼的改革》一文,叙述了先生在其母亲去世后的丧礼改革,先不说先生在讲究祭礼的朱子故乡徽州顶着多么大的压力进行这项工作,仅就先生考量每一项程序来龙去脉的探究精神举一二例,看看是不是像作者所说,越是复杂的越是好的。胡适先生说他的家乡,家有丧事,家族亲戚要送锡箔白纸盘缎之类,锡箔白纸家家都送,太多烧不完,事后有丧家打折卖出去。胡适先生觉得完全是浪费,便通告亲朋好友以上物资概不领受,大家都省了很多事。胡适先生说徽州的祭礼很繁,每个祭总得要两三个钟头,甚至四五点钟。停灵的日子里每天都有一个祭,或是家祭,今天长子祭,明天少子祭,后天长孙祭……或是亲戚“送祭”,有的亲戚远道不能来,故送钱拖主人代办。胡适先生觉得都是做热闹,装面子摆架子,本想把祭礼一概废除,碍于外婆的悲痛,只好将繁杂的祭礼改成两种:本族公祭仪节和亲戚公祭,主要程序十五分钟之内履行完毕,大家再也用不着跪在地上几个钟头了。胡适先生的母亲是1918年去世的,离现在不到一百年。我不知道作者是否有比较台湾现在的丧礼与胡适先生描述的那个时代哪个更完整。根据人类社会的进化路径,在礼仪礼节方面,总的趋势是由繁而简,作者所说的“相较起来,台湾的祭祀大致完好”,是和大陆的哪个地方相较呢?又是和什么时候相较呢?如果作者所说的台湾丧礼不如胡适那个时代复杂,是不是就可以说“中华文化不在台湾”?照胡适先生的叙述,一百年前的大陆徽州,丧礼繁杂,持续时间不可谓不长,如果作者认为大陆现在的丧礼不如台湾完好,是说大陆落后了还是说大陆进步得太快了呢?如果按照作者原来的才是应该存在的,那是不是要追溯到远古的华夏宗教时期有关人殉的祭礼,然后学着那一套才算保存和传承了中华文化?我想大陆的历史车轮也在不断向前,即便大陆的丧礼没有台湾的繁杂,也是大浪淘沙,是历史的选择,是适应大陆人们生活工作各方需求才演进到现在这个样子。就说时间一项,想想现代普通都市人的生活节奏,哪个老板能给你那么长的假期回家奔丧?就是乡下,如今还有多少农村家庭是几代人共同生活,终生守着那片土地?哪里的农村没有留守儿童留守老人?从外面匆匆赶回奔丧的年轻人怎么可能会像台湾乡下老翁或老妪那样脸上带着温厚和安稳?死去的人究竟知不知道活人在他死后有没有举行隆重的丧礼纪念是另一个问题,不论是简单的丧礼还是复杂的丧礼,都是活人表达对逝者的敬意和怀念。停灵七八上十天,磕头下跪,起早贪黑熬夜,活人早已疲惫不堪,还有多少精力心情缅怀亲人?有些丧礼,唱歌讲笑话,把对亲人的缅怀变成一场嘉年华的活人狂欢,不是“三天匆匆了事”,倒是悲不像悲,喜不像喜,难道硬要为了那个黄道吉日充斥这么些不伦不类的活动么?失去亲人已经够悲伤,主要的仪节表达怀念足矣,何必劳民伤财折腾不休。活人的生活还要继续,假使逝者真能知晓身后事,他愿意自己死后还让晚辈们如此操劳么?所以,胡适先生说的一点没错,所有不必要的仪节都是做热闹,装面子摆架子。要不然我怎么经常听乡下的老人说:丧礼办得不隆重,人家说你不孝顺,说你没什么名堂。呜呼,活人借机为自己捞取口碑资本的意图终于昭然若揭。“未能事人,焉能事鬼”,生前不对死者讲孝顺,死后通过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收获孝顺的美名,不怕鬼神伸冤么?再次反复细读《一个台湾乡下人与中国文化》一文,作者说曾在山东师大演讲《文化基因与生命安顿》,现场有位女性当场泣不成声,因为二十几年的困惑竟在演讲现场解决,悲喜交加,遂激动地哭起来。还有一次在重庆的祭礼课堂上,又有一名女性感动得抽泣,因为母亲去世时她在外地读书,未能奔丧。我想作者之所以那么大胆地说“大陆要文化重建,丧礼是重中之重”,大概源于有两名女性因他的讲课内容哭泣。其实作者完全没有必要大惊小怪,首先,虽然我不知道作者的“文化基因与生命安顿”是啥子内容,但一个问题让人困惑二十年,只能说明国人缺乏科学人生观,说明树立科学人生观迫在眉睫。如果一个人知晓我们生存的宇宙空间无穷大,时间无限长,人类只不过浩淼宇宙中一个小小的物种,在这个前提下经营自己的人生,哪有什么二十年想不通的事情!其次,第二位女性因作者的讲座哭了,也只能说明丧礼的重要性,并不能像作者那样拿来当做丧礼要复古的证据。最后,作者把丧礼当做中华文化的重中之重,未免过于拔高丧礼的地位,矮化中华文化其它方方面面的内容。中国的饮食文化、服饰文化、建筑文化、汽车文化等等不胜枚举,怎么只有丧礼是重中之重呢?实在有点费解。



免责声明:文章《丧礼复杂化才叫中华传统文化么》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


上一篇:丧事习俗

下一篇:丧事习俗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跟我们联系!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8-2020 罗浮净土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罗浮山永久公墓

园区地址:惠州市博罗县福田镇接仙桥

预约看墓

    微信二维码
  • 微信扫一扫
  • 4008080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