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罗浮山公墓 > 殡葬文化 > 代格拉:一个云南佤族寨子的葬礼
代格拉:一个云南佤族寨子的葬礼
时间:2020-03-13 03:32:07 点击次数:
我们下了车,一路提着行李扬着黄灰走回住的地方,太阳基本沉下山了,亮白的天渐渐和黑夜交接。回来一路下坡比走的时候爬坡省好多力,代格拉的房子依山而建,我们住在这个大坡的坡底。大路一转,我们住的坡底又成了另一个大坡的坡头。我们上头那家在晒台下面养着一群鹅,这时也张着翅膀一摇一摆嚣张怪叫地踩回浅浅的水潭了。那个水潭估计是他家水牛踩出来的,加上在晒台上“哗”的把水一泼,长期下来这个水潭不见干,也不见清。他家的小平房紧紧挨着老房子,防盗门经常开着,窗框上没撕干净的塑料膜趿拉着,透过窗框看到里面只有一台脱粒机。只要天气好,太阳温暖,他家的儿媳妇总是会把孩子放到贴着瓷砖的外走廊上爬来爬去,自己总是默默靠着水泥墙瘫坐着护着孩子,只是看着孩子。她总是任由孩子穿着白开裆裤把地板擦来擦去,她总是穿着洗不干净的花呢女衬衫和卷起裤脚的黑裤子,还总有一绺塌在前额的头发,我看见的她和孩子总是这个样子。临走前我发现小孩不爬来爬去了,定定地总是坐着,右脚踝上一块紫嘟嘟的皮肤。他的妈妈还是和之前一样,会在我走过时顺着看一眼,然后又把视线缓慢地移到原来的地方。她的脸庞圆圆地,看着还有一丝稚气。她坐在地板上,映着地板散射的太阳光,脸色土黄土黄的,眼神偶尔会微微一亮。我猜到了,她是个缅甸新娘。 他们在试调,各个不同调值发着“啊”的歌声附和着,扭成一股参差不齐的合唱,像一路分岔的河流。围坐在火塘最近的几个老倌儿是指挥,手上下挥舞着,合唱的节奏和音调也跟着抑扬着。大家平平稳稳地一个调唱着,有位老人簌地站起,抬抬右手,就抬高主火塘一侧的村民的歌声。右手从主火塘缓缓移到客火塘一顺,从主火塘到客火塘,歌声就像风吹过树林荡起的林波,此起彼伏地涌上高处。老人伸出别着烟斗的左手,和右手一起向上捧捧,把所有人的歌声都捧大了。似乎这歌声大到老人捧不住了,他又顺势两手一翻把歌声按回去了。大家跟着他降下去的右手慢慢把声音落下去,下落到他把右手跟左手在腰间相合,同时嘴上短促大声的“嘘”,同时把脚跺响的那一处,歌声就戛然而止。又一节歌在“嘘”结束后开始,三位老人站起和刚刚那位老人一起指挥。说是指挥也不太准确,他们随着歌声的起伏摇晃着身体,手也在空气中挥舞着,歌声随着他们手势的变换跟着起伏,就像绵延的山脉上缠绕的云,相伴相随。他们唱高兴了,老巴猜(祭师)的年轻徒弟也跟着站起挥舞附和着歌声。一颗赤黄的灯泡点着全屋子的亮,罩在每个人脸上的光变成了纱,柔和的把每个人都融进这个温暖的夜。而站起的五个人随着歌声摆动着自己的双手,陶醉地闭着眼,搅动着周围的纱。 差不多快凌晨时我们离开了,准备第二天早早过来再记录一遍流程。两天早上的仪式都一样,这次葬礼很迅速,第二天午后就下葬了。第二天早上我们过来,没了头一天的慌张,该记录的都抓到了。早上几乎是准备工作,在地里挖坑、制碑、做竹笆。灵堂里回响着挽歌,地板震动着舞步。到了下午快三点时,准备起棺下葬了。



免责声明:文章《代格拉:一个云南佤族寨子的葬礼》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跟我们联系!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8-2020 罗浮净土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罗浮山永久公墓

园区地址:惠州市博罗县福田镇接仙桥

预约看墓

    微信二维码
  • 微信扫一扫
  • 4008080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