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罗浮山公墓 > 殡葬文化 > 农村脱衣舞:为何在葬礼上脱了二十年?
农村脱衣舞:为何在葬礼上脱了二十年?
时间:2020-03-13 03:37:17 点击次数:
关于农村葬礼上的脱衣舞,可以说是从小伴随着我长大的农村一景,岁月一晃就是二十多年,近年来对于农村脱衣舞的问题社会上不乏声讨者,但这舞是怎样跳上农村的葬礼的?这脱了二十多年的衣服能否穿上?我想这应当值得探讨一番文字。 今 天看到关于文化部的一则新闻《文化部严查农村地区“脱衣舞”》:“一段时间以来,“脱衣舞”等违法演出在农村地区时有发生,这类违法经营行为扰乱了农村文 化市场经营秩序,败坏了社会风气。为加强农村文化市场监管,文化部23日通报了两起在农村地区查办的“脱衣舞”案件。”其实说是一则新闻,不如说是一则旧 闻,农村的脱衣舞跳了这么多年文化部才刚刚知道?并非如此,早有评论者诘难文化部称:“农村脱衣舞盛行让文化管理部门情何以堪?”而今,咱们的文化部堪了 二十年的脸蛋子,现在堪不下去了,那么禁令能否中断“脱衣舞”? 脱衣舞是何时在农村兴起的?我 想追溯的话,至少要从20年前开始。脱衣舞的兴起是否是因为农村精神文化的极度匮乏?我想应该是有这方面元素的,但这远不是主因,鲁迅小时候回忆起乡情无 不谈及社戏,以至于在我们的语文书里还经常追溯鲁迅的社戏情结,而今我想如果有哪个从农村里走出来的作家,估计也是羞于去在文字里回忆脱衣舞情结的。 我 记得小时候在农村中很期盼一件事,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播放一次的露天电影,那时候成年人和孩子们欢聚在一起共同观赏电影带来的文化视觉冲击,同时也营造出了 大人和孩子们共同娱乐的项目,但随着露天电影的逐年减少,脱衣舞开始占据农村文化的主流,还是成年人和孩子们一起观赏,但这种视觉冲击往往很轻易地突破了 农村无论大人还是孩子的羞耻之心,成年人乐得观赏,孩子们也喜得热闹,至于这种弊端文化是否会带给成年人趋于释放心中的淫乱思想?又是否会提前诱发孩子们 过早接触性的禁果?这都不在考虑范畴之内。 如同当年那首《冬天里的一把火》爆红大江南北,农村脱衣舞也似有这种势头覆盖全国几乎 是所有的农村,是农村人天生甘于淫乱?并非如此,我们的国家在教育上的投入只有4%的GDP,而在农村文化上的投入这二十多年来也是寥寥无几,农村人对脱 衣舞的衍生确实有文化贫瘠的一面,但尽管如此,这也是农村人自费所欣赏的所谓文化,农村人不可能一年只等一场春晚,农村人也不可能像城市人一般有电影院可 看,也没有文化晚会可以普及到每一个农村人,我们的国家在发展之中并没有去思考应该给农村人怎样一个文化熏陶的环境,也就乐得看小农意识自我发散。当然有 人说毛时代农村的文化很丰富,这点我似乎难以认同,如果说唱红算一种生活文化的话,但唱红只是一种政治文化,农村人也会有对政治文化反感的一面。 我 记得小时候还能看上几场年戏,到后来就连这些都难以看上几眼,村级的财政经常会连刚刚栽上没几年的树都惦记,你可想而知村级政权已经沦为鸡肋,甚至影响农 村的发展。而现在,农村流行起了被诸多网友所谩骂的广场舞,要知道这些也只是农村一部分妇女会去跳,对于大多数现在的农村人来说精神层面还是难以滋养的。 而 农村脱衣舞的流行,除了文化需要这个元素以外,最为重要的是社会的纸醉金迷意识逐年加重,而农村人所固守的孝则被选择性的覆盖上了金钱意识,这种意识唤醒 的绝不仅仅是脱衣舞的流行,无论红事,白事都必须能砸得出霸气的舞台,恨不得吸引全村的人都来观摩才能安抚心中对红白事所期许的热闹场景。农村人向来喜欢 热闹,这是毋庸置疑的,但这种热闹往往要靠撒金来换取,这种金钱至上的意识和小农意识的结合所造就的则是没有价值观所衡量的红白事,你在农村根本就不能去 质疑这种文化模式,舞台办得越好越显示孝得突出,司仪做得越漂亮越能显示红事的排场,你要跟农村人说不要玩孝道?或者你跟农村人说不要搞结婚礼仪了,农村 人是要跟你急眼的,因为农村人也是人,并不会因为不生活在被文化所滋养的城市就忘却自己作为一个人的娱乐精神,这种娱乐精神我认为是脱衣舞流行于农村的关 键所在。而农村人的娱乐精神被一些人与金钱彻底挂上关系,也就不难有现在让城市人惊诧的脱衣舞了。 那么咱们的政府和文化部门在农 村脱衣舞流行的时候是如何思考的呢?至少当时的政府是无暇把精力放在如何给农村人营造良好的文化环境,因为一切以经济发展为中心,而农村人的脱衣舞表演也 是一种经济模式,在农村死人的钱最好赚,这是路人皆知的一个理论,而农村人的保守导致农村人在花销问题上大多拮据,但在红白事上的花销却往往阔绰,如果说 农村人的消费水平在哪?那么一定是在红白事上,政府也乐得看农村人在红白事上去做任何消费,这是农村经济学中不可小觑的部分。 文 化部门应当是更无暇于此的,本身文化部门在众多部门里就是鸡肋,老爷们自己玩还嫌不够嗨呢,哪里有精力倡导农村究竟该有怎样的文化环境?露天电影没了,年 戏没了,脱衣舞来了这不正好弥补了文化上的缺失?相信那些年的文化部老爷们会将此作为一项政绩,至少可以说明农村有自己的文化所在,咱们不用操心,无论这 个文化是不是有问题。 在政府和文化部门的放空中,脱衣舞这种农村舞台开始肆意蔓延,已经成为农村白事的基本构成元素,我们可能很 难理解在棺材前跳舞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其实并没有太多的表达,脱衣舞已经成为农村的新型露天电影和新型年戏,以前露天电影和年戏在农村人心里可不是一般 人可以办的,但现在脱衣舞舞台则是哪怕穷苦人家也要摆上一摆的,因为没有这个过程似乎面子上永远低于其他人,而对去世的老人也显得不够孝顺,这是要惹相邻 们絮叨的。 那么现在咱们的政府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而文化部也有精力来管理农村文化市场了,那么这种已经潜移默化中成为农村 人白事中不可或缺的舞台是否可以停止?我想至少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彻底根除,当然你可以罚款,你也可以依照法律定罪,但你要知道是政府和相关部门给了这一 块的空白,而一味的禁止是否有新的文化倡导给农村人?农村人的红白事应该有怎样一套仪式来处理?无论是复古还是新潮,至少需要一个构造存在,我们的部门不 应该罚钱了事,也该下下功夫去引导,只罚钱或许会引起部分农村人的心里反弹。 还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现在农村中的脱衣舞已经远不 能和以前相提并论了,在我的观察中,在电视电脑霸占了农村家庭之后,年轻也好,成年人也罢已经习惯了吃完饭看电视,玩电脑的娱乐消遣,而白事舞台已经很少 有人观摩,但依旧是白事必备元素,取缔也只是顺势而为,那么对于一个舞台一年下来二十万的收入,能否就此消除这个行业?让葬礼回归本应有的严肃,脱了二十 多年的衣服能否重新穿上?首先还是应该先消除农村中的攀比之风和金钱至上的意识观,这种农村现状要比脱衣舞所存在的弊端更为触目惊心,而脱衣舞只是这种现 状中的一个具体体现的模型而已。 向爸爸借了500,向妈妈借了500,买了双皮鞋用了970。剩下30元,还爸爸10块,还妈妈10块,自己剩下了10块,欠爸爸490,欠妈妈490,490+490=980。加上自己的10块=990。还有10块去哪里了呢?



免责声明:文章《农村脱衣舞:为何在葬礼上脱了二十年?》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跟我们联系!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8-2020 罗浮净土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罗浮山永久公墓

园区地址:惠州市博罗县福田镇接仙桥

预约看墓

    微信二维码
  • 微信扫一扫
  • 4008080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