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罗浮山公墓 > 殡葬习俗 > 慈溪丧葬习俗
慈溪丧葬习俗
时间:2020-03-13 04:20:29 点击次数:
人总有一死,但都须经丧葬这一民间习俗。我近几年亲历过百岁岳母、96岁老母的民间丧葬习俗与殡葬文化,并走访了道士(两次丧事主持人),旧时丧葬礼仪繁琐,至今改革创新不少。丧葬,是人类处理自身遗体的方法和礼仪,是一种客观社会现象,它受人们思想观念的支配,丧葬习俗流传至今,已经有几千年历史,并且流传至今,家家躲不开,离不了。丧葬文化,也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文化文明史中的一部分,它涵盖了儒家、道家、佛家、三大教派的思想理念。属于民俗文化和民族习俗的范围。丧葬习俗是指不同的民族在其殡葬过程中经过漫长的发展,演变、而逐渐形成的一种民俗。就殡葬而言,丧葬习俗主要包含图腾崇拜,鬼神观念、礼仪、禁忌、方术等方面。这些方面又包含了更多的具体内容,从而使我国的丧葬习俗与宗教信仰、宗教观念融汇贯通,最终形成了丧葬文化。慈溪三北地区民间丧事仪式有断气、送终净身、报死讯、守灵、穿尸衣、量斗入殓、出殡浇杠、送坟头、做七等事项。在此,愿逝者在天堂安息,祝生者康寿超百岁。现将整个丧葬诸事慈溪习俗过程陈述如下: 旧时,富家老年人多择地做寿域。域内放“寿砖”、茶壶、油瓶(称“寿油”)各二。墓碑“寿域”两字涂以红漆,以示空穴,日后进柩则改涂黑漆。做寿域须择双日,以初十为吉日,本人不可在场。 送终:病人弥留之际,据习俗先须行"送终"之礼,即聚集家属、亲友至床前以作诀别。家属环侍床前目送,小辈要跪在榻前。也有长子扶父趺坐,俗谚“晓得死,爬起坐”,谓坐着死去,死者坐化,灵魂可升夭。送终以子女到齐为“福气好”,倘有儿子尚在途中未赶到,家人须设法“吊命”,有为临死者灌参汤,以延续时辰,使亲人得以临床送终,务求亲生子女必到。病者垂危,亲人一边高声呼唤,一边互易垂死者头、足方向。迷信谓此举能加速死者“投生”转世,即调向。临终时,亲人皆大声呼唤,以示挽留。同时,点燃香烛,每人手持三支香哭送其离天人世,直至气绝。亲在天井焚烧纸轿、纸人。病人咽气后,即以丝绵、纱布等覆盖死者脸面。此举沿袭至今。 浴尸:老人逝世,孝子撑伞、挈桶至水井或河边焚化纸钱并汲水,用新毛巾擦抹死者,谓“买水浴尸”。一般是儿子浴父尸,女儿浴母尸。也有在河埠头或向井中丢下一个铜钱,佯装打水,佯装为死者沐浴者。后换衣服。再亲人于病榻前焚烧经佛,并口云:“你自己管牢!”再以两张红纸包住经佛之灰,塞于临终者手中,算作死者“路费”。烧庙头纸孝子身穿素,另有一人为之撑伞,并持银锭纸钱哭赴附近土地庙行礼焚烧。旧时,死者子孙尚须理平光头,以示悲痛。送无常是孝子身穿孝服,以米筛盛行菜蔬酒饭、纸钱、香烛及草鞋三只,于行人道上焚烧纸钱、草鞋、垫褥等。 移尸:由长子捧头,幼子扛脚,移尸于中堂或堂前间的木板床上。厅堂遂为灵堂。慈溪民居一般坐北朝南,故死者躺臣方位为头南脚北。死者生前卧床,时称“冷床”,多阴气,移尸孝子须至冷床翻滚三次,据支此举可恢复阳气。周巷、长河等地尚有烧床荐之俗,即将死者铺垫之稻草、草荐等焚于路边、河沿。三北一带称“移板头”、“歇床”、“摊板头”。移尸过天井,则要撑伞遮住,谓尸不见日。移尸时眷属跪送不许哭,防泪水滴尸。 灵堂靠天井一边悬挂白色孝帘,布置孝堂。外供香烛,内于死者脚下点燃荷花型"长明灯"。移尸后,子妇均须披麻戴孝。子辈戴白帽,穿麻布长衫;女眷穿白衣白裙,戴双幅麻布缝就之“孝兜”,其前后两幅长短不一,长者须拖于地面。  点明灯灵堂除挂孝帘外,尚挂白幡、遗像,点白烛,燃安息香。死者脚后燃油灯,俗称明灯或脚头灯。此灯不能熄灭,入殓后,亦须放于棺下。旧时,出嫁之女尚须点借自庵堂之七星灯。  斜角纸即丧家将死者生卒年月日时抄送道士,由其推算生肖冲克和接煞时刻。斜角纸亦称“斗素”,按成规书于黄纸,贴于大门,入殓后,揭下,压于棺上,转煞后焚化。 报丧:亦叫报死讯,即遗人向亲友报丧。姚北习俗,即使亲友已知凶讯,丧家仍须前往报丧。报丧者不论晴雨,均须右手倒挟雨伞,低头赶路,途中不与人谈讲,俗称“倒挟报死伞”,作为报丧标志。至亲友家,报丧者进屋前须将伞柄朝下放于门外,以示凶信,告知简要情况及入殓日子即走。乡间有的地方,亲友应请报丧者吃若干氽蛋,俗称“报死蛋”,蛋须成单数,一般3只。待报丧人一走,即在大门口砸碎一只碗或一张瓦片,以除晦气,意示“百病消散”。女主人同时啼哭数声,以示哀悼。 守灵:孝堂悬孝慢,设祭桌,摆灵位(神位牌),焚香燃烛,做“灵前羹饭”,由尼姑涌经,念伴打醮,与各地相同。孝子等眷属,卧在尸侧草荐(草垫)上,谓之“陪尸”,到“大殓”(落材);再轮流守灵,直到“出丧”。 拜路头忏旧时,人逝当日,丧家即须于逝日请道士至灵前诵经拜忏。一般从傍晚开始,至翌日清晨结束。道士人数不限,但须成单。除经忏餐,需唱折子戏为主,锣鼓丝管,形成热闹气氛,旨在为死者长辈送行,克尽孝道,并佑其平安。费用照例由已嫁之女负担。至今还作。 入殓。年高长者逝世,一般停3日左右,择单日入殓,即将遗体"包装"后盛进棺材。此举尚有许多礼俗、步骤。如"买水冲浴":长子穿死者外衣,另一人为之撑伞赴河埠或井边叩拜水神,投铜钱或其他硬币,舀水一桶而归,在遗体上用纱布略加揩擦。穿殓衣:一般用预制的寿衣,或新制小布衫,每穿一件,必须夹入银锭,用带扎缚。如用死者生前之衣穿殓,则须剪去钮扣、布袋。最后,在死者肩上斜挂"招魂袋"一只,内置扇子、镜子、毛巾、火柴、银锭及从死者身上剪下的指甲、趾甲等物,入棺时须由长子捧头,幼子抬脚,请抬材会人(司殡葬事务的专业组织)协助之。遗体入棺后,亲友们由长子为首,依次男女长幼,环棺木走一圈,以示向逝者告别。然后将佩在胸前贴心的棉花小球取下,集中放入"招魂袋"中。 入殓还须备小型垫褥盖被,在棺内层层铺盖,均由女儿筹办。全部衣裤鞋帽,在殓尸前须先穿在长子身上,然后用秤称之,抬材夫边秤边问:"百两六斤四给哪个穿?"长子则答:"给我爹穿"等等。其原意是"繁重的死难灾祸,全由先人一担挑走,以解脱晦气。" 入殓封棺后至出殡前,棺下明灯不灭,堂上香烛点燃,每日轮番值夜守护,凌晨五更女眷必早起上香举哀,每日三餐上供饭菜致祭,天井竖竹竿挂魂幡,大门口钉麻布作"门孝"。较富裕人家,每日请道士吹打外,还雇老年人念佛。 买水入殓前,长子穿死者外衣,另一人为之撑伞,共赴河沿或井边,叩拜水神,往水中投一铜钱或硬币,舀水一桶而归,为死者“淴浴”。俗称若无此举,死者在阴曹将没有饮用水,亦不能涉水过河。  拜门神长子穿戴亡者衣帽,叩拜见门神。此举谓使逝者亡灵日后仍可出入家门。  穿殓衣殓衣忌用钮扣,一律以袖带打死结。每穿一件殓衣必缚一袖带,每缚一袖带必夹一银锭,而后挂“招魂袋”。如以死者生前之作殓衣,则须剪去钮扣。  入官死者入棺时,须由长了捧头,幼子抬脚,仵作(亦称材夫)以广藤或竹篾提举遗体腰部,抬放入棺。 破孝:死者眷属裁制孝服,谓之“破孝”。给来吊唁亲眷分白布裁制孝服,谓之“散白”。孝服有区别。孝子孝孙穿麻衣,着蒲鞋,腰束草绳,头戴“三梁草冠”,孝孙于帽沿扎一块圆形红布,以示孝中有吉,侄子辈戴“二梁草冠”。 叫更入殓后,每天五更,死者女眷须至灵枢边举哀。  上饭殓后至出丧前,丧家按早、中、晚日必三祭,并向无常致祭,祭品置于祭桌右侧。 成主即写“木主”(亦称神主)。其时,逝者之子,须穿戴素衣冠,跪伏于木主前,请科甲出身者于木主正面书死者衔名、谥号,背面书生卒时间、简历、子女及配偶姓氏与安葬之地。木主正面之“主”字暂书为“王”,待日后延请达官贵人再行题主之礼。  竖幡入殓后,即于天井竖带叶竹竿一双,上各悬灯笼。每晚点烛,直至出丧,俗称点天灯。  门孝死者如系尊长,丧家须于台门横钉一幅粗麻,俗称“门孝”。 大殓亦叫入木、入殓、落材。旧时,人死后停尸时间分为三日、五日、七日,俗称“几日排场”。一般择单日、拣潮涨时辰大殓,故俗谓“看潮水落材”。一般用稻草灰铺棺材底,富家用石灰,上铺灯芯碎沫,俗称“灯芯眼”,摊上材席,放置头枕、脚搁,称“元宝枕”。由孝子捧头扛足,帮忙者四人抓起兜尸被的四角,纳尸入棺,俗称“落材”。尸脚须碰着棺材板,并要说一声“脚踏实地”。尸周围放24包或32包石灰,俗称“包头”,死者生前所爱的器玩,连浴尸时剪下的指甲、趾甲用纸包好一并纳入。忌放镜子。然后依次叠盖眷属亲友所送“重被”,由执事者两人一呼一应,盖一条要喊一声是某人所送(如同今日报送花圈者名单)。 入珍须备红、黄纱布及棉花所制“海被垫褥”,均由其女儿筹办。殓衣多系生前所备。殓物须列“一单”,所列男者自头(帽)至脚(鞋),女者相反。殓物中还须有衣裤、鞋帽、毛巾、扇子、元宝等日常生活用品及红棍、泥土。安放殓物时,“材脚”逐一朗读“一单”,每读一物,丧家务必高声答以“有”;亦有以秤称殓衣,仵作边称边问:“百两六斤四合给哪个穿?”丧家须一一作答,意在当面点交。殓物务必成单。  仵作封棺敲材钉时,孝子以烧纸揉搓材盖之上首,谓免震惊死者。封棺后,设祭桌于棺前,上供品并燃香烛。 旧时,丧仪繁复,延请僧道做佛事道貌岸然场,大丧须七七四十九天至“断七”后方出殡。如今,多先出丧,后“做七”。 出殡。出殡俗称出丧。一般年高尊长停柩三天后出殡,具体日子还得请堪舆家择定,其要点一是要单日,二是与家长或长子等主要家人的干支不犯冲。 普通人家灵柩上盖条红被面或红毡条。贫家出丧两人抬出,称“独龙杠”。富家灵柩罩以柩套(贳器店有贳),有“独鹤朝天”、“五鹤朝天”,有“珠龙”(称“玻璃”杠)柩套,龙首前伸,龙尾后现。抬柩者有4人、8人,多至16人,称“阔绰天平杠”。 出殡俗称"出丧",多定在早晨日出之先,抬灵柩者多系泥水匠出身,亦有专事仵作者,称“八先生”。起柩前要供祭、举哀,称“材头祭”。先由抬材夫用短杆抬出户外百步,把灵柩搁在凳上,然后装长杆,4人或8人扛抬,扛棺时,须先摔碎置于材头之碗。如至墓地有水路可通,则抬上船运。后村通公路后已改用车载。灵柩行进,必雇请和尚道士吹打送行,前有纸扎“开路神”及“引路幡”两支,由童男女执之前,或插于船头车首,幡上常见题句是"金童前引路","玉女送归山"等字样。其后为“像亭”和“主亭”,内供死者遗像、神主。 灵柩上路前,丧家请有地位者“题主”,在神主牌位“王”字上先用朱笔加点,再用墨点黑成“主”字,仪式颇繁。题主毕,起棺,抬柩出门,门外孝子须跪着进酒三杯,执事者高呼:“醮——杠!”哭声骤止,醮杠者念醮杠词。乡间昔日醮杠词云:“日出东方一点红,棺木放在大路中;四亲八眷呕(叫)带拢,亲男亲女送侬终。”“生也空来死也空,生死如同一梦中;生是百花逢春发,死是黄叶落秋风”等等。随后,高呼:“开肩,升炮!”百子炮、炮仗齐放,鼓钹大作,称“引路炮”。 抬棺上路,富家多以“方相”即“开路神”为前导,两只大灯笼,左右两面“引路幡”各写“魄归窀穸”和“魂返家堂”。出丧敲锣有定规,匀锣敲9下,接紧锣4下,合称“十三记锣”。  送丧者列人前行,于队前“撒买路钱”(纸剪出的“铜钱”),姚北长天等地则用“烧纸”,又称“撒买路烧纸”。同时,沿途敲锣,每组十二记:前十记间隙略长,后三记连续。 乐队随于“像亭”、“主亭”之后。旧时,富家多雇请“三班头”,即和尚班、道士班和尼姑班。和尚班一律头戴瓦楞僧帽,身穿海青袈裟,手执禅杖、佛珠、诵佛经,另有小和尚敲打钟鼓,道士班则用大锣大鼓,每至路口或祭坛;尼姑班手敲木鱼,口诵佛经。三班头之后为灵柩。  灵柩后面为送丧眷属、亲友。旧时,孝子戴“三梁冠”,即于白帽上扎以稻草绳,左、右、前各缀一颗烧纸棉球。侄、孙辈戴“双梁冠”,玄孙则戴“单梁冠”。子孙辈均着素衣,系草绳,登麻筋草鞋,持“哭丧棒”(俗称:孝杖棒)。送丧女性戴“孝兜”,着素衣素裙,穿白色鞋面、红布后跟之素鞋。富户多于村口、祠堂或船埠等出丧必经之地搭棚设供,柩于祭之,在路日路祭,在船日船祭。是时必择一改朝换代望较著者主祭,长子头顶祭菜奠酒,行一跪三叩礼,尊酒,读祭文,余皆跽于下。途中,材夫如下柱换肩,子孙辈均须下跪致礼。甚至要长子窜棺材底,以示孝敬。如死者德高望重,又儿孙满堂,则有人于出丧途中争抬灵柩,以为有福之人“开肩”,丧家循例赠二方白布作“利市”。 柩至墓域,先祭山神土地,祈神庇佑。举行“告窆”仪式,于寿圹内置“五谷瓶”等物。棺木进圹,送丧者将“三梁冠”等置于棺上。封墓后,幡插坟头,“孝杖棒”置于坟前行祭。丧家尚须祭拜新坟之“左邻右舍”,以示为逝者通"睦邻"友好。 孝子率送葬者先左后右绕墓域三圈,而后启墓门,用芝麻杆、点心食品烘墓穴,谓之“暖扩”。纳柩于域,有藏墓志铭(石或砖)者,掩封墓门,覆土墓顶,焚冥器、草冠等于墓侧,倚丧仗棒于墓前。送丧者一般半途即回,至亲送至坟山。出丧队伍须循原路返回。先后次序亦如来时,乐队仍敲锣引路,唯单声敲锣间隔时间略长。长子撑伞捧神主遗像在前,眷属在后,惟不鸣爆仗,不烧"买路钱"。进丧家门须跨越门前燃烧着的稻草堆,俗称“燂草马”。抵家后安置木主于厅堂,并高祭饭祭祀祖宗,送丧者须洗脸,梳头,饭糖茶。至此,葬礼结束。向例:丧家必须于出殡回来之中午,备"豆腐饭"一餐回丧饭,广招族人或同村人前来会餐,俗称"吃豆腐饭",但实际上并不限定豆腐素食,往往荤素皆备,甚至以丰盛酒宴,并每人送给白布一方。  妇女于公婆亡故后,须扎“朝前髻”;父母叔伯丈夫亡故后,须扎“兰大头”。“五七”满后,仍须扎夹有白绳线之“平头”。 转煞“头七”前后,丧家请道士择日,于晚间请僧道诵经、唱戏与“解结”。解结,即由丧失家以黄线穿铜线,打成若干死结,僧道边诵经,边解结,意在为死者化解生前与他人所结冤仇。解出之钱币,归僧道所有或分赠亲人财宝。同时,“陈设亡者卧室如生时”,列筵款待察看,故亲属均应先期回避。夜半过后,道士吹打乐器,并在砻筛遮掩下以秤杆敲打公鸡,使其作声,借以驱逐煞神。此举俗称“转煞”。 接望乡“五七”除延请僧延诵经念佛外,增家于是日半夜有“接望乡”之举。俗谓是时死者魂灵于家省亲,故三北有“五七”到来望乡台,望乡台上哭哀哀“之俚语。丧家于灵堂前天井放桌椅,墙壁靠放一梯,迷信谓死者魂灵依此梯还乡。有不吃家乡饭之说,由女婿祭奠。 开吊即举行尊仪。丧家先期将《哀启》、《讣闻》等印送亲友,以待登门吊丧。开吊一般在出丧之期或在“头七”进行,亦有延至“五七”者。治丧,则应礼至人亦至。吊礼有钱币、挽联、挽幛、花圈等。  开吊之日,灵堂须用白色灯彩。往昔大户,常以白纸糊贴大门,中书空心字“礼门”。吊客于灵堂前上香叩拜后,丧家回赠手帕、毛巾,并煮罗汉豆分赠亲友乡邻,此豆称“老人豆”,云食之可消灾增福。丧家以素席饷客,俗称“吃豆腐饭”。近年,则荤素皆备,无此禁忌。  凡非正常死亡者,必请道士“翻九楼”,方能“超生”。道士先于旷地以九张大方桌叠成“楼台”,于午后表演,道士登台歌舞,模拟死者生前形态,其后走“金桥”、“银桥”,祈使死者进入“天堂”。 做七是日,富家请道士、和尚念经、拜忤,间或雇吹鼓手吹打超荐。平民则仅供简单菜饭祭祀。俗谓:“‘六七’不吃家里饭”,好约定成俗,凡“六七”延请僧道念经拜忤所需费用,统归出嫁女儿支付。“做七”凡先后七次方止,每七次俗名“断七”。 在“七七”四十九天中,如遇初七、十七、二十七相重,称“重七”,须补做一次,延至做百日、做周年,至三周年止。 招魂:死于他乡,或死于“飞来横祸”,无尸骨可归,家人以衣服饰为人状,置于竹竿上摇晃,望空遥祭,谓之“招魂”。也有做“衣冠冢”者。  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后,三北地区人们移风易俗,逐步树立厚养薄葬观念,丧葬礼仪渐趋简化。延请僧道貌岸然诵经拜忏之类,多有革除。遗人服丧、分送老人豆、吃豆腐饭遗风犹存。亲友多送花圈、挽联等以示蛋念。出丧已无“三班头”,惟以鸣炮仗、敲锣鼓,送往墓地。治丧其间,遗属及亲友臂带黑纱套。干部、职工去世,单位多举行追蛋会或遗体告别仪式。近处,一些老党员、老干部响应政府号召,遗嘱丧事从简,不开追悼会,不举行告别仪式,不留骨灰,甚或自愿捐献遗体供医学研究之用。60年代起,始有以火葬替代土葬习俗之举。至今,慈溪市火化率达到百分之百。农村则仍多放山上公墓安葬,为节省土地,保护环境,须大力提倡新的树葬和海葬。慈溪三北地区千百年来形成的丧葬礼仪(特别是出殡浇杠习俗)文化传统,在非物质文化遗产调查中,一些乡镇还纷纷上报,希望民间丧葬风俗继续传承。



免责声明:文章《慈溪丧葬习俗》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跟我们联系!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8-2020 罗浮净土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罗浮山永久公墓

园区地址:惠州市博罗县福田镇接仙桥

预约看墓

    微信二维码
  • 微信扫一扫
  • 4008080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