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罗浮山公墓 > 殡葬习俗 > 湖北省恩施乡村的丧葬习俗
湖北省恩施乡村的丧葬习俗
时间:2020-03-13 04:33:24 点击次数:
由内容质量、互动评论、分享传播等多维度分值决定,勋章级别越高( ),代表其在平台内的综合表现越好。 有人曾说过“丧葬习俗是最适合用于研究地区文化承传的,有很多符号学的寓意”。丧葬活动也是一项最能反映一个民族、一个地区最原始的文化和思想的活动。它能映射出人们的原生态的生死哲学。遗憾的是,乡间的葬礼习俗曾经在文化革命的浪潮中,曾被作为封建迷信,陈规陋习,被一阵阵的破除迷信之风中吹扫得差不多很干净了。 然而在经过二十多年的断裂后,传统的丧葬习俗又在广大农民朋友们的努力中,悄悄地,一步一步地恢复了;而且还增加了一些时代色彩,比如请来军乐队吹奏起现代乐曲。 死亡对于人们来说是没有办法避免的,茫茫宇宙,大千世界,人们在这里诞生、成长,直到最后的死亡。几千年来人们形成的丧葬礼仪,是既要让死去的人满意,也要让活着的人安宁。 恩施州是一个多民族共同居住的地方,这里聚居着土家,苗,汉,侗等许多不同民族的人们。但就现在的丧葬习俗而言,已经没有明显的民族差异,但地域上的差异还是有的。前几天为年近八十的岳母守灵坐夜,见证了一回恩施乡村里葬礼的最主要过程。 在农村,人死以后,做“道场”是一种习俗,正如有公职的人死后开追悼会一样,农村人就有做“道场”、唱丧歌、跳丧舞等古老的形式来吊念亡者,用以去表达和寄托他们对亲人离去以后的哀思!做“道场”的一帮人称为“道师”,或许应该叫“法师”才对。我以前一直以为“道师”就是“道士”,是信奉道教的道人,其实不然。这次我才弄明白,这伙做“道场”的完全是按佛家的程序和信仰在做法事,但他们又不是和尚。其礼魂仪式,融佛、道、巫三者为一体。 道师在丧葬典礼上有职业化的打扮和面孔。有专门的道服,法器,经书等等。道师唸的东西有些是固定的,从书上背下来的;有些是根据亡人的具体情况而现填的唱词。 ?这些道师并不是纯粹的佛教信徒,做“道师”只是他们学来的一种手艺,平时他们也是同大伙一样的农民朋友,只不过多了一样谋生的手段而已。 道师进屋后,首先由掌坛先生(领头道师)撰写亡人的生平基本情况(很详细,出生年月日,出生地,社会关系和族谱等等),其实和写悼词没什么两样,只不过没有对亡者生平的功过是非做评价罢了。直系亲属要“披麻戴孝”,而且在亡人没有从堂屋抬出去埋以前,要视其为还有知觉对待,一天三顿是要吃饭的(送去摆在灵堂里),要烧“封包”(就是封装好的纸钱,而且上面还要写清楚亡人的基本情况)等等。道师做“道场”,其程序一样不能少,经书是要全部念完的,而且他们的态度极为虔诚。在家做“道场”是道师的事,而何时上山下葬,何时安埋“落炕”,何时动土打“金井”,埋在哪里,棺材如何朝向则是“阴阳先生”的事。阴阳先生是会看风水的有知识的人,所以称“先生”。 临死的老人,在世时,总要催促他的后人为他备好“落气纸”,并要亲眼看一看才放心。他们把此事看得极为重要,认为人一断气就要进入阴司,冥钱要随身带走,他们说:“生者无钱是孤人,死者无钱是孤鬼”。这里所要表达的意思是,老人并没有把死亡当作生命的终结,而是在另一个世界的再生。所以当老人一断气,亲人马上拿来一口铁锅,放于榻前,然后团团下跪,将“纸钱”一张张地丢进铁锅中燃尽,大伙边烧纸边念着死者的生死年月日时和生于斯长于斯的地名,仿佛帮他去阴间报到,这叫“烧落气纸”。烧完落气纸,孝家们开始张罗丧事。 老人死去是走“顺头路”,称之为“白喜事”。村里面比较能干、懂行,又有一些威信的能人被请来从事丧葬仪式的操办,他会安排好所有的日程和后勤工作:包括酒席的操办,出殡等。 人死后,停柩中堂,时间不定,少则三两天,多者八九天,直系孝家是天天都要陪亡人坐夜的,道师们也要日日夜夜的做法事,也可以利用法事的间歇简简单单的在灵堂附近为他们安排的床上睡一睡。 丧事办理的高潮在死者停留家中的最后一晚上出现。这个夜晚,是死者在家中停留的最后一夜,也是活着的人为死者送行仪式的大聚会。这一夜的一切统称为:坐夜。坐夜,是“坐”整整的一个“夜”晚。 但人们不可能全沉默地坐在那里,也不可能什么都不干地坐在那里。这一夜,通常是一个通宵的“表演”:锣鼓反复敲、打、吹着,鞭炮不时响着,丧歌不停的唱着,道师先生们不停的表演着。 坐夜的人们,大多数并不悲伤、痛苦;就是孝家经过亲人初逝时的深切悲痛后,到坐夜这一天也多多少少有点麻木了。再加之,坐夜这一晚有许多孝家必须参予的“法事”的活动,也没多少时间来悲伤了。 曾有人说过:如果说恩施土家人的婚庆是大喜中露大悲(哭嫁),是真悲;那么丧事则于大悲中生大喜,是真喜"。大喜大悲,蕴含着恩施人的人生哲学。丧葬的过程,是一幕悲喜剧。与悲悲切切的哭嫁不同,跳丧则多了分阳刚、几分坦然、几分悲壮、几分诡异。丧葬可以被看作是一群男人对生命的嘲弄,是一场直面天地、容不下半分矫情的游戏,是一群鲜活的生命与冷漠的死神在意志和精神上的对垒! 绕棺绕棺,即围绕棺材转,在“打绕棺”的俗语里又称为“穿花”,意思是打听地狱的情况,看怎样去解救亡魂。“打绕棺”的整个过程都是奏乐不断。孝子要跟随道师一起围绕棺材转,在整个过程中,道师都是一边奏乐一边唱诵经文。 当然,围绕棺材转过几圈后,就暂停下来,表示已成功打开了地狱门,亡魂可升天了。破狱成功后,带领破狱成功的主要人员放下破狱法器后又继续围绕棺材转,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一边奏乐一边舞蹈,舞蹈中表现出一种欢呼、喜庆的情绪,这种情绪达到高潮时会引起一起守灵、围观群众的欢呼,这样最能表达亡魂已升入天界了。 过奈何桥实际上是一种模拟表演:模拟死者按传统理解进入冥界的过程。一般由一个道师戴着面具装扮引路的“鬼”,后面跟着死者的直系亲属;那桥以一条大板凳或者楼梯代替。做道场的道师在前面边走边拖着嗓子唸唸有词,唸得有些含糊,一般人都听不清他唸的什么。道师的声音嘶哑、幽深、诡谲、神秘。灵堂四周悬挂的各种牛鬼色神的画像和用较硬的纸板扎成的妖魔鬼怪,显得阴风飒飒。 五、做斋。人死后,亲属请道师到家中为其做法事,称为“做道场”,要为亡者设孝堂、置道场、安灵位、挂挽幛。有的还要增加一项做斋的内容。女人死后破血盆,也叫“过河斋”(而男人死后要破地狱)。主要是用来表达孝子报答亡母的哺育恩情,为亡母解除十月怀胎之苦。女人成人后,每月带有血腥,生儿育女更是如此,水洗对水神不恭,太阳晒对太阳和老天不敬,犯下罪孽,因此到阴间一定会坐水牢。为此在死者前行时,为他向神灵开罪,祈求神灵宽宥死者,为死者求情,以便更好的为死者超度。 六、打丧鼓。办丧事一定得办得十分热闹。名曰"热热闹闹送亡人,欢欢喜喜办丧事",这也许充分表现了恩施人豁达的生死观。如果谁家老人去世,最简单的是请歌师傅打丧鼓。当夜,唢呐高奏,锣鼓大作,鞭炮阵阵。丧鼓一响,相邻数寨齐来奔丧。对如那些丧歌爱好者来说, "听见丧鼓响,脚板就发痒"和“人死众人哀,不请自己来”的歌谣也许是对他们最害的写照了。 奔丧者几人一组,踏着鼓点,合着唱词,在灵堂上高歌狂舞,叫做"跳丧"。跳丧又叫跳“撒尔嗬”。 人生走到尽头是喜事。坐大夜是活着的人为亡人举办的盛大的欢送晚会。俗话说“人死众家丧,一打丧鼓二帮忙”。丧俗中除了打丧鼓、唱丧歌、跳丧舞以外,还有一种叫坐丧鼓,形式类似说唱,由一人坐堂击鼓,众歌师排坐吃茶抽烟,唱典故,比歌才。歌师傅们的唱词,有歌颂亡人的,有赞美爱情的,有唱历史的,有唱典故的,有唱动物植物的,有猜谜的,内容十分丰富。 如:半夜听到打丧鼓,床上跳起二丈五。乱穿衣服倒撒鞋,爹妈骂我不成材。我说人人都有父母在,我去玩会儿就回来。这首丧歌词所承载的内容,具有十分明显的狂欢意味。对死者的送别好像成了一种对生命的享受。这可不是对死者的不敬,也不是悲伤的心不诚;也许,面对死者,我们更能体会生的意义,更能体会生命的宝贵。 七、开关闭殓 亡者家里最后一个仪式是“闭殓出柩”。天要亮时,棺盖会被打开,让亲人们最后告别,然后“刮指口”(封殓)。毕竟是见亡者最后一面,这时亲人也往往悲从中来,哭声四起。闭殓时,道士高腔唱念:魂兮悠悠莫向东,东有大海苍鳞龙。魂兮悠悠莫向南, 南有炎风朱雀拦。魂兮悠悠莫向西,西有流沙白虎溪。魂兮悠悠莫向北, 北有寒冰玄武穴。魂兮悠悠莫向中,阴阳两隔事难通,亡魂去,路不通,随吾华幡进棺中。棺材封闭完,八大金刚将棺材抬至门外,室内放鞭炮,并以竹扫帚一道扫出门外,名“扫棺”,意为将一切凶煞随棺材扫除,而后住在屋里,才得安宁。“除柩”之后,八个壮汉人抬着棺材上山掩埋。八个壮汉称为“八大金刚”。 八、撒禄米 “撒禄米”就是在棺材的方位确定放好以后,主持葬礼的阴阳先生把事先备好的一盘大米向孝子孝女们撒去,孝子孝女们则齐跪于井前,背对棺材,牵起衣角接禄米。亲属们各人接得的禄米,不论多少,各自带回煮稀饭喝下,以求富贵双全。禄米撒完,棺材下井掩土,接着“回灵”、“安灵”,三天以后再“园坟”,丧事即基本结束。 九、送烟篙 传说人死了,还要跟随“无常”行夜路,所以,子孙们要为死者送三晚“烟篙”,不过这烟篙不同于火把,是将死者生前垫用的床铺草,拧为三股,辫成长约二米的烟篙三根,在掩埋的当晚,由死者的亲属点燃一根横搭于坟尾,第二天和第三天晚上又各送一根。让其燃烧,为亡灵照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免责声明:文章《湖北省恩施乡村的丧葬习俗》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跟我们联系!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8-2020 罗浮净土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罗浮山永久公墓

园区地址:惠州市博罗县福田镇接仙桥

预约看墓

    微信二维码
  • 微信扫一扫
  • 4008080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