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罗浮山公墓 > 殡葬习俗 > 湖南暨益阳的丧葬习俗
湖南暨益阳的丧葬习俗
时间:2020-03-13 04:33:37 点击次数:
大家或许奇怪,鄙人怎么谈论丧葬这码子事了。话还是从春节谈起。前面有4——5篇博文是我在老家过春节的一些记述:除了带着刚满半岁的小孙孙让她第一次经历年复一年的团圆饭、拜年、走亲戚等活动外,还参加了小学同学和博友的两次聚会,一场侄孙女的婚礼喜宴。不觉到了正月十二,我携夫人就告别亲朋,回到了长沙。本以为虎年春节家乡之行就此愉快的结束了,没想到,正月十四的早上,接到了一个从益阳农村打来的报丧电话,一位我们很亲近的、我内人的舅娘过世了。这位老孺人享年九十,可以说是无疾而终,是“老死”的。于是乎,我们就立马携子带孙到益阳石笋乡青龙潭村奔丧去了。这个春节也很有味,“红白喜事”都经历了。 也许在博客谈论“白喜事”的不多,其实象这样的老人过世后,伤感的情绪和悲痛的程度是很少很低的。而讲热闹、排场,厚葬的气氛却很浓烈。这整个的过程叫“治丧”。湖南俗称“老了人”,又叫办白喜事。本为哀,何言喜?因古人认为人死是“驾返仙乡”、去极乐世界“再造辉煌”。丧事文书悉用白纸,槽门上悬白纸墨书“当大事”;屋内做法事、佛事,行儒礼,热闹隆重;屋外鞭炮声声,气氛肃穆,故名白喜事。亲友闻讯噩耗自动帮忙料理,叫“帮白喜事忙”。孝家备佳肴待之,俗称“吃烂肉”。听到铳响,叫化子纷至沓来,所谓“人死饭甑开,不请自己来”。 至于说到现在的丧葬习俗,随着时代的前进,也来了不少个与时俱进。总的来说,越来越简化了,没有那么多的繁礼缛节了。首先从治丧的时间上,就大大的压缩了。封建社会办趟丧事往往要7天甚至更长的时间,现在大多就一、二日内就办妥了。过去祭悼者多是送祭幛,发展到七、八十年代的祭堂内挂满了绸缎布料、丝被被面。现在以现钞为主,辅以花圈鞭炮。过去的孝子孝孙要披麻戴孝,现在的孝服也简化了,一个是麻布基本上省略了,头上和腰围上的棉花绦子也省略了,更看不到孝棍和赤脚草鞋了。倒是很看重“孝子磕头”的礼节的。还有一桩演变,在治丧期间,为了昭告四方,也是为了造出一点动静和气氛,过去是用鸣铳报丧的方法。所谓铳,并非鸟统,而是相当于礼炮性质的“三眼铳”,其一端为木柄,另一端为钻有品字形洞眼的铁质铳管,用时在眼内筑以硝药、黄土和引信,对天燃放。而现在则用上了现代化的氧气加液化气,还用遥控鸣放,又安全又无污染。 唱孝歌亦称“哭丧歌”、“孝歌”,俗称“唱夜歌子”。流行于益阳城区及沅江、南县一带。一般在第一晚进行,以示热闹。。孝子通宵守灵,俗称坐夜。宾客多拥聚孝堂听夜歌。夜歌是一种民间挽歌,来源已久,周朝时即有“子夜之歌”。有人认为源于“庄子鼓盆歌,是夫妇之死别”。孝歌演唱的内容主要是赞颂死者美德,歌唱山水动植物,描述人情风俗。还唱一些通俗的“二十四孝”、“十月怀胎”等,也有些挑逗俚俗之语。唱“辞别歌”,唱逝者生平,更是催人泪下。民间艺人唱孝歌子的班子,5——12人不等,在打击乐声中,穿插胡琴、锁呐、笛子、扬琴等乐器。每人大多有固定的拿手唱段,轮流替换,唱散歌、盘歌、对歌、叙事歌等,昔时丧事大办者,先唱丧歌,再做道场,也有不做道场,专唱一夜丧歌者。当代,做道场的少,唱孝歌子的多。 只是我也看到了民间艺人班子的“拜金主义”。理应由丧家请来是付了酬劳的,但孝歌刚唱了个把钟头,就要所有“戴孝”者齐刷刷跪在灵棚内,足有三、四十人之多。首先是让大家足足跪了个把小时,一边唱,一边有人拿着个盆子一个一个“化缘讨钱”。这还不算,一个多小时之后,又让一家一户的到灵前祭奠,歌唱者根据祭拜者的身份,一篇编词(或套词)演唱,一边又让你掏腰包——出钱。不太愿意的或不够大方的,他也编词激将你、编排你。那一晚,人们粗略估算了一下,至少额外“编排”进了不下三千元。还一点,90岁的人“老”了,她的儿女辈也有60多、70岁的人了,硬生生一个多小时长跪不起,那也真有点少人道、“活受罪”啊。 过去流行这么一句俗话:“人死饭甑开,不请自己来”。就是指治丧期间,吊唁宾客络绎不绝,丧酒有多达几十席甚至百余席的。丧酒我们这方俗称吃“烂肉饭”、“豆腐饭”。下面这张照片是在杀猪。三天时间,一共杀了4头猪。至于为什么会流行那句俗话,我想也是与千百年来,中国社会的贫穷有关。七十年代之前,中国人要想吃点肉,不是凭计划就是等过年。碰上白喜事了,饭可以吃个饱,肉煮烂点,终归是肉。物美价廉的豆腐,也是不可能少的一道菜,还有不去的道理? 有趣的是,我这次在乡村睡了一晚,第二天上午,到附近农家转了转,看到一座偌大的、气派的砖楼小院,就走了进去,受到住户的热情接待。在闲谈中,也扯到了“饭甑开”的今昔对比。他们感慨的说那是过时的皇历了,现在只要想吃就餐餐有肉吃。去丧家帮忙,也不一定非要去吃那餐饭不可了。他们还由衷的赞叹生活在几千年来中国最好、最富裕的时期,都还不想“走”得太早啊。 祭奠祭奠,从“上材”到出院的时间,因贫富而相差甚远。贫者3天甚至一天即“人士为安”,富者有十天半个月甚至数月才葬的,多数为5-7天。入硷后,立扎孝堂,罗孝帷,点长明灯。子媳头戴孝帽,身着麻衣,腰系草绳,脚穿草鞋,手柱孝棍(糊以白纸的竹棍或桐木棍),孙辈及其他家人均穿白衣,鞋面缝白布。亲友来吊唁,不论年长年幼,孝子均下跪相迎。女眷每日早晚到孝帷内嚎哭一场,俗名“闹丧”。上面已经说了,现在亦已从简了许多。 将先人的所有直系、旁系的亲人按顺序、格式由专人工工整整抄录,并戳上红红的四方印章,颇有一番为亡者向天国开出身份证、通行证和护身符的意味。 又叫法事。将音乐与开坛、念咒、诵经、请水、告庙、开方、破狱、解结、安神等等过程相结合。民国以前,道场做5-7天,需道士9-11人,后多做3天,所谓“三日四夜道场”。做佛事即念经,边念边敲木鱼。古人迷信这些活动可超渡亡魂,使之免受地狱之苦,降福子孙。行儒教即请礼生喊礼开祭,有朝奠、午奠、夕奠、家祭、客祭之分,读祭文时抑扬顿挫,如泣如诉,催人泪下。有的地方每晚家祭之后,有绕棺习俗,所有在堂男宾各持一根香,由人带领,围着灵柩转围,口诵《正气歌》等。打水装殓当地称为买水。由师公或长者鸣锣开道,领孝子到附近河流或井畔“买水”,即孝子跪地舀水,亡者多少岁,便舀多少杯。每舀一杯,敲一下锣。打水归,加贡香(柏木)煮沸,凉后沈浴,更衣装殓; 当地叫“上山”,亦称“发引”。出殡多在辰时。拾柩者俗称“金刚”,有8人、16人甚至64人、128人之多。(下面那张“人事表”显示是18人)。殇夫抬棺起步,道士用脚将搁棺材的长凳打倒,并在棺后撒马粮念词,送至大门外,将手持的净水泼掉,立即将碗用力打碎,俗称“打煞”。与此同时,由香烛(打点菩萨的佣人)燃纸钱、香烛、并杀雄鸡抛地,如鸡头向外,碗打得越碎越好,预兆吉利。此时坪内人头攒动,统炮喧天,哭声动地,鼓乐齐鸣。送葬队伍不走捷径,而是绕路而行,沿途众多亲友鸣炮相送,有的甚至设路祭,此时孝子要下跪,并备手巾等礼物答谢。 买路钱买路钱。丧葬习俗。流行于全省各地多民族中,尤以农村盛行。人去世后,出葬时灵枢所经之地,一路上每隔几步丢钱纸一张,为向阴间买道之资,避免阴间路鬼栏道,死者不得安宁,称“买路钱”。此俗纯属迷信,却延续至今。 灵又名冥屋,俗称“烧灵屋子”。相传起源于三国:周瑜作古,孔明梦见他披发仗剑呼喊:“还我荆州!”孔明自此胸痛不宁,乃召工匠作一纸扎荆州城与祭文同焚,是夜即心静神安,从此民间渐有此习。长沙扎的灵屋,均为楼堂亭阁,雕梁画栋,前有八字门,后出西湖景,中有回廊,室内床柜桌椅锅碗瓢勺一应俱全,大门上有“阴阳同日月,天地共乾坤”之类的联语,堪称艺术品,惜乎付之一炬。现在灵屋也“现代化”了,家用电器、手机、电脑、轿车等一应俱全了。哈哈。 说来也巧,我上星期到台湾,漫步在台北一条小巷内,也遇上了一场法事,其制式和大陆如出一辙,本来嘛,我们都是中国人。我顺手拍下了几张质量不怎么的片片,主要是不懂当地风俗,顾忌有所冒犯。他们的法事比较正规、隆重、专业,歌唱的曲牌高亢,伴奏的锣鼓唢呐热闹热烈。丧家带的孝披像是用那种薄薄的泡沫纸制成的,戴起来既方便又节省布料。供桌上点着蜡烛插着纸扎的不知名的怪兽。灵堂也是临时搭建的,没有污染空气的鞭炮和焚香、没有花圈,但我却看到了摆在里屋很精致的灵屋。道士们一个个年轻、端庄,估计是法学院的吧。丧家主事的顶着一支招魂幡。



免责声明:文章《湖南暨益阳的丧葬习俗》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跟我们联系!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8-2020 罗浮净土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罗浮山永久公墓

园区地址:惠州市博罗县福田镇接仙桥

预约看墓

    微信二维码
  • 微信扫一扫
  • 4008080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