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罗浮山公墓 > 殡葬习俗 > 莱芜习俗之丧葬习俗
莱芜习俗之丧葬习俗
时间:2020-03-13 04:40:23 点击次数:
女方尽收礼品,酒坛内换灌河水,俗称“长流水”,并押回宽面条,叫“宽心面”,备作新娘的“随身饭”。出殡次日,子女、亲友携纸扎黄牛、金银山、摇钱树等至坟前祭扫,将坟堆整理一番,称“圆坟”,并在死者生前床上安放被褥,设置灵位,朝夕供奉。   婚嫁 境内视男婚女嫁为人生大事。旧社会,在封建思想束缚下,婚姻须恪遵父母之命、媒灼之言。选择配偶的条件主要是门当户对,有的世交好友,孩子尚未出生就定亲,叫“指腹为婚”;有的儿女几岁就定亲,叫“娃娃亲”;有的两家将儿女交换成亲,叫“换亲”;有的几家将儿女展转交换,叫“转亲”;有的子女多养不起,将未及笄的女儿送到婆家过活,叫“童养媳”。婚姻手续繁杂,一般男孩十二三岁,女孩十四五岁即有人提媒,经父母斟酌后请算命先生“合宫”(即出生年、月、日、时“八字”是否相合)。   合宫无妨碍后,用红布或红纸写好契约,互相交换,叫“送小柬”,算是初定。后择吉日“送大柬”,男方用拜匣装入银制首饰请人送往女方。女方尽收礼物,将艾棵、食盐放入匣内押回男方,取结缘相爱之意。中华民国成立后,简化为“送柬”活动一次完成。   结婚前,男方请人按双方“八字”查年命,将婚期及梳妆、上下娇、坐床、下床的方向、时辰及禁忌事项写在帖上送到女方,叫“送年命”。男方即开始筹备结婚事宜。   要请夫妇齐全的女亲属做被褥,并在被褥内絮些带籽棉,被角缀上铜钱,被头一端不缝合,意为“多子、多财、白头到老”。床铺要用不犯属相的成双兄嫂来铺,床上除铺谷秸外,还加些芝麻秸、豆秸、谷穰之类,意为“夫妇和谐(秸)相让(穰)”。褥下要放成双的栗子和红枣,祝愿“早(枣)立(栗)子”迭好的被子上压一条扁担,以示“床铺不空”。   婚期既定,男女要还愿开锁。男方请人在青年脖子上挂五色线,并锁一纸锁,再行打开,宣告从此已为成年。女方要“开脸”,用丝线将脸上之绒毛绞尽,将发辫绾成纂,插戴婆家送来的首饰,标志年已及笄,少女时代已结束。   女子出嫁,娘家要办嫁妆,叫“陪送”。陪送多少以家庭贫富而定,俗语说“陪送闺女衬有无”。富有之家,置办“大八件”、“小八件”,即桌、椅、箱、柜、橱等十几件甚至几十件家具,并在箱柜内塞满衣物。一般家庭仅陪送桌子、杌子和柜,生活贫困者甚至什么陪送都没有。“陪送”要在婚礼前送往男方,叫“送圆房”。男方事先备下鱼、肉、糕点等四色礼品、一坛酒、一对鸡,同时置一件大红棉袄送往女方,叫“送礼”, 红棉袄叫“催妆衣”。女方尽收礼品,酒坛内换灌河水,俗称“长流水”,并押回宽面条,叫“宽心面”,备作新娘的“随身饭”。   结婚仪式贫富奢俭悬殊。富家要“大娶”,新郎乘坐花轿,在鼓乐声中到女家迎接新娘。一般人家,新娘由娘家送,嫁妆也一块送去,叫“送亲”,也叫“小娶”。不论大娶小娶,新娘一般乘坐花轿,身着“催妆衣”,头顶“蒙头红”,天亮前起程。轿面四蔽,不论路程远近均不能与外面接触,直至到达男方大门口方能下轿。同村数家同日举行婚礼时,先到婆家者叫“抢福”。新娘怀抱钱盒,由送女婆陪伴,驾女扶驾,脚踩米面糕下轿,在鞭炮声中由两行“火把”引领,在铺衬红毡的路上步至院内香案前。夫妇同拜天地后,新娘入洞房,至床前脚踏放在“升”上的糕上床,意为步步“升高”,并按“年命贴”上指定的方向坐床。其婆母或婶、嫂用擀面杖将蒙头红挑去,插在粮食囤内,叫“挑福”。然后新人同吃用“长流水”煮的“宽心面”,叫“义和面”。整个上午新娘就坐在床上任人摆布。此间,要吃娘家在同村的亲友送来的水饺、面条等,叫“小饭”。晚上,夫妇双方喝“贺婚酒”,众人闹洞房,花烛映辉,男女老少熙熙攘攘,络绎不绝,一直闹到三更半夜,新婚夫妇始得安歇。翌日晨,新娘向家庭及近族长辈一一 叩拜,上午与新郎同去祖茔祭祖。第三天,女方搬新娘回家住两天,叫“搬对日”。回婆家后住6日或10日,再回娘家住同样的时间,叫“住对日”。至此,结婚大礼才算完成。   建国后,国家颁布《婚姻法》,实行男女平等,婚姻自由。男女双方自由恋爱或经人介绍,条件成熟并达到法定年龄,到政府主管机关办理结婚登记手续,领取结婚证书即成为夫妻。婚姻习俗亦逐步变革。自由恋爱或经人介绍,男女双方及家庭都同意时,女方到男家去看看家庭情况,认识一下父母双亲,男方设宴招待,有的还给“见面钱”或礼物,叫“小见面”。经双方协商,约定日期“大见面”,也叫“换盅”。届时,男方筹备两桌酒席招待女方及陪伴者,为女方买些衣物,有的还押“见面钱”,就算最后订亲。完婚仪式大体沿用旧习,只是不坐花轿,不雇吹鼓手,不顶蒙头红等,过程也大为简化。 近年,农村多用拖拉机或汽车将新娘和嫁妆一并送去。婚礼上的“大拜天地”改为鞠躬。至亲好友欢聚一堂,宴饮一番,婚礼即算告成。更有简便者,单位举行集体婚礼或夫妇双方利用节假日旅游结婚,颇受众人欢迎。   随着社会的进步,女娶男,即男到女家落户的新风尚亦不少见,解除了有女无子者的后顾之优,更加体现了男女平等,有利于计划生育,深得人们赞同。   回族婚俗 订婚亦由媒人介绍,但须再由阿訇写伽宾作证,婚姻方可生效。结婚多在星期五,称为“主麻日”,并请阿訇诵经,用阿拉伯文写“主婚书”方为完婚。建国后依照《婚姻法》规定进行结婚登记,有的也写伽宾。其余婚俗与汉族大同小异。另外,过去回族不与汉族通婚之俗亦逐步破除。    丧葬 建国前,丧葬仪式繁琐铺张。凡病人垂危之际,床前伺候者即一面将病体移至灵床,一面通知在外亲人,力求病人临终前赶回。一待断气,趁尸体未僵便穿衣整容移人棺材(俗称寿器),叫“停灵”。子女亲属围绕尸体失声哭号致哀,并更换孝衣孝服,披麻戴孝,叫“成服”。孝子的帽子叫“斜帽”,帽上有帽沿“遮眼”,两边挂麻球“塞耳”;女性戴的帽子叫“塔头”,与孝衣连为一体;其他陪灵的男性帽四方桶状,叫“香帽”。 子女跪仆灵堂两侧,叫“守灵”。院内设灵栅、安供桌、置灵位。供桌上摆小米饭一碗,直插竹筷一双,名叫“倒头饭”;用长30厘米左右、数量与死者年龄相等的谷秸扎住一端笼罩碗上,叫“隐身草”,上面置招魂幡,再上搭黑布一块,意即人虽死但其灵魂仍在此享用。期间,死者亲属请族人及村政人员共议丧事,请“总理”主持一切。   一般设内外两柜,内柜负责写讣告、报丧、安排勤杂人员、购置出丧用品等; 外柜负责吊丧亲友登记及招待、临时收存钱物、引奠等。丧局大小视家业而定。富有之家生前就看风水,选墓地,建寿坟,打寿器,做寿衣。死后请和尚道士打醮诵经,高搭司书、鼓乐、更衣、彩、祭等棚,所设陪葬的人、马、轿、车、楼阁及铭旌池等均用绸缎扎制,运灵席棚有的从家门口延至墓地,长达数里。整个丧期,张灯结彩,管乐齐鸣,礼炮隆隆,震天动地,一般3-5日,长者甚至上月,耗资逾万。一般以下人家多为当日丧。不论丧局大小,开丧前先“指路”,意为指引死者去“西方极乐世界”。出殡日,亲友在院内灵栅前行“门祭”。然后向遗体告别,盖棺殓钉叫“殓棺”。棺上撤麦麸,根据孝子多少放置“福馍馍”。灵柩行至路上,亲友行“路祭”,在墓地行“顶墓祭”。顶墓祭结束后由孝子人墓穴安置陪葬器具,打扫后焚化“纸钱”,即离墓地返家。在其至亲监视下,众人将棺材放人墓内,叫“下葬”,加封盖石,堆土成丘。   死者所占棺木与坟穴,优劣差别很大。棺材,按用木的厚度说,富有之家用六寸、四五六(底、帮、盖) ,上置天花板,前雕垂珠连龙;一般人家用二五(二寸五)、二五破;贫苦之家用薄斗子、席床子,甚至席裹箔卷。墓穴,富有者多用石雕厅堂、厅柱、门窗、狮子及浮雕花卉的大香堂,并用磨雕花卉、草虫之方石扣砌。一般人家多用五垛子、底上沿口、砖发碹等。穷苦者多用坡石坟或土坑掩埋。   出殡次日,子女、亲友携纸扎黄牛、金银山、摇钱树等至坟前祭扫,将坟堆整理一番,称“圆坟”,并在死者生前床上安放被褥,设置灵位,朝夕供奉。孝子、亲属分赴前来吊唁的主要亲友家“谢客”。一七至四七在家小祭。35日时,其子女、亲属请灵位、携祭品、纸香及生前所用被褥到坟前祭扫、焚化,叫“烧五七”。近百日时,再携带供品至坟前祭扫, 叫“烧百日”。至此,孝子才可理发。父母去世后,子女连续3年持重孝服: 穿白鞋,衣帽用白布沿边,不参加文娱活动与喜庆酒宴。此后,每到死者去世周年日,均携祭品到坟前祭祀,叫“烧忌日”。   建国后,人民政府提倡移风易俗,节约办丧事。上述丧葬习俗逐渐革除,仪式也大为简化。 1967年8月,莱芜县革命委员会号召废除土葬,实行火化。人死后,由所在单位、队(村)成立治丧委员会,亲友送花圈、开追悼会,读祭文。其子女以青纱或“孝”字袖章代替披麻戴孝,有的衣帽仍用白线或白布沿边。有些队(村)设立骨灰堂,以存放骨灰盒。有的将骨灰深埋地下。这种形式既简便节约,又庄重文明,深受群众支持。   回族丧葬 人死后即净身,然后以白布裹尸,请殓于清真寺公用之经匣,外加棺罩,由阿訇诵经祝福,一般二三日内出葬于土坑。土坑一般深约2米,宽约1米,底部北端向东(或向西)开门挖成套坑,称为“拉亥”,上用24块土坯封门,堆成长方形坟头。   丧毕当日、7日、40日、百日、周年,均请阿訇诵经、走坟,送给亲友油香。进入80年代后,改用土葬深埋、不留坟头的办法。



免责声明:文章《莱芜习俗之丧葬习俗》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跟我们联系!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8-2020 罗浮净土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罗浮山永久公墓

园区地址:惠州市博罗县福田镇接仙桥

预约看墓

    微信二维码
  • 微信扫一扫
  • 4008080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