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罗浮山公墓 > 殡葬习俗 > 说说殡葬风俗
说说殡葬风俗
时间:2020-03-13 04:43:28 点击次数:
前不久参加了一个老人的丧礼,让我不由得想起去年我家老爷爷去世时的经历,一个城里,一个农村,一个苏南,一个苏中,相距三四百里的路程,两个地方的丧礼便有了出入与差距,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十里不同俗”。有了对比,才会让人有所认识和反思。现代人的生活节奏快,有些繁文缛节,需要改革,与时俱进! 得到老人去世的消息,我便准备去吊唁,哪知女儿告诉我,在当地白事中,亲友逢单才好过去,同样老人出殡也选择一个合适的单日。在此期间,老人的子女轮流守灵,其余的人该干嘛就干嘛。直到出殡的早上,随着一声伤感而悠扬的打击乐声从逝者家里发出,昭告老人不幸离世…… 我家老爷爷去世时,一切传统流程都没少,死后哀荣就像演出似的,尤其每次给死者“送饭”,大队人马浩浩荡荡,白茫茫的一片,拖了半里路。大家呼朋唤友,筋疲力尽,而我未免替婆婆担心,她白天黑夜都不睡觉,疾病缠身,万一操劳过分,岂不是雪上加霜。听说邻村有个年纪大的去世时,他那七十多岁的儿子也倒了下来,因为一手操劳丧礼,过于劳累。 老人去世,披麻戴孝,这一习俗不能有半点差池,否则大逆不道。那些散孝的规矩太麻烦了,林林总总,从大到小,从至亲到朋友,每家老人去世都买来成匹的白布,七手八脚的做成白大衣,白帽子,长长短短的头巾……那些白布以前还可以做做鞋子,现在一点作用都没有了,有的人还没离场,随手就当垃圾扔了;也有因为少发一顶白帽子或白头巾,而引起了不必要的误会,让亲情大打折扣。老人过世,尤其是大户大族的,人数太多,帮忙的人难免有差错。江南人家“散孝”简单而方便,除了死者的直系亲属一身白,其他的亲亲眷眷,只要带上黑袖套,腰里扎一根四尺长的白布条,像我们旁系亲友带只黑袖套,表表心意而已!这些行孝的行头是死者去世时,是由负责“一条龙”服务殡葬公司在布置灵堂时带来的,事主根本不用花钱买一寸布,不用一针一线,还可以回收,循环利用,绿色环保。 在我们老家,一旦得到老人去世的消息,那些与殡葬有关的生意都上门了,相互攀比,排场一家比一家大。记得小时候,哪家有老人去世,只请“和尚”做佛事放焰口,那时的“和尚”真是风光,佛陀似的口吐真言,吸引了全村男女老少的目光。大家济济一堂,在一片诵经中,与逝者做最后的陪伴,也许我们对佛教的敬畏和虔诚就是那个时候被潜移默化的。可是,现在“和尚”风光不再了,他们在里面放焰口做佛事,除了死者,一个观众也没有。与此同时,外面也开了席,那些善于表演的红白喜事的演员哭哭笑笑,你没唱罢我已登台,有的地方还表演艳舞,让人啼笑皆非。他们即兴表演,喧宾夺主,狮子大开口,点名道姓的要钱,弄得很多亲戚都下不了台。这种场景显然把丧事当成了闹剧,俗不可耐,烦不胜烦。在城里那些人是没有市场的,丧事从简,除了军乐队助阵外,死者才是真正的主角…… 到了火葬场,为逝者召开的追掉会大同小异,但在我们老家有两种给予逝者的追掉会:一种是贵宾式的,礼堂布置的“高大上”;而另一种是平民百姓式的,相对低调而冷清。因为有了两种选择,主持追掉会的氛围有所不同,主持人的口气都不可同日而语。其实,不必如此,人生在世已经存在了太多迥异的遭逢,而死亡最为公平,不管这个人活着时多么地富有而神气活现,也不管这个人在世时是何等地贫穷而卑微,到了火葬场尘埃落定——再有人为的比次分别,显然有悖天理人情。 “子欲养,而亲不待。”农村人为了父母最后一桩事,子女们都舍得花钱,心理上得到安慰似的,丧事大操大办,铺张浪费,因为老人在世时,子女大多数没尽孝道。其实,对于老人活着时“常回家看看”,或者守候老人的身边尽孝,比死后花钱有意义的多;人都死了,即便为老人花更多的钱,那是做戏,除了哄鬼,更是在左邻右舍,亲朋好友面前出风头,摆场子。大可不必,对老人真假孝顺,不是老人去世谢幕时一两场戏就可以掩饰的,人心自有公道在!有的兄弟姐妹,在老人丧事还没做完,又开始算经济账了,为了一点钱,死者还未入土为安,争吵不休,甚至大打出手。 所谓,“蛇死有人掏,人死有人烧。”老人去世,家人就开始物色请什么人帮忙——必须找八个适合的人抬棺,老家也叫“扶重”。这些人一般都熟悉殡葬的流程,大多数都是无偿帮忙的乡邻,而且被人家喊到必须去,因为被喊了不去,是“不作兴”的。可是,不知从何时开始,有些村擅做“扶重”的人也开始见钱眼开,甚至故意刁难苦主,恨不得“吃拿卡要”。这显然有悖伦理道德,人都会老,会死,人人都需要抬棺人,帮助别人等同做了善事,何乐而不为呢!相对而言,城里倒“民风淳朴”了,八位抬棺人一人只给一包烟,饭后就离开了。 人死如灯熄,入土为安。但是,现在死者入土为安已经不再容易了,墓地的价钱已经高得离谱——有些人活罪难逃,死也死不起了。不过,随着时代的推进,现在实行水葬,树葬,绿色又环保,应该得到提倡。丧事从简,因势利导,村干部有带头的义务,当然更应该奖罚分明,对于那些大操大办举办丧事的人家,不但要罚款,有关部门应该取消殡葬补贴——你家有钱,还在乎政府的钱吗? 城里的丧礼简单又不失庄重,除了招呼自己的亲朋好友,几乎没要苦主操心。送别一个老人,所有参与者,最后只吃了一顿饭。而我们老家参加老人的丧礼,要吃上三天,以前为了填饱肚皮,而现在谁还会在乎吃喝,谁愿意将时间浪费在那些繁文缛节上?丧事从简,对死者终极关怀,让亲人化悲痛为力量。到了“五七”“六七”,在我们老家又要大张旗鼓的做一番佛事,城里人只请个“和尚”或“道士”,敲敲木鱼,超度逝者的亡灵,便圆满地画上了一个句号!



免责声明:文章《说说殡葬风俗》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跟我们联系!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8-2020 罗浮净土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罗浮山永久公墓

园区地址:惠州市博罗县福田镇接仙桥

预约看墓

    微信二维码
  • 微信扫一扫
  • 4008080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