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罗浮山公墓 > 殡葬习俗 > 非洲奇特的丧葬习俗
非洲奇特的丧葬习俗
时间:2020-03-13 04:48:39 点击次数:
丧葬,是人类处理死者遗体的方法和礼仪,是一种客观的社会现象。丧葬习俗是指不同的民族在其丧葬过程中经过漫长的发展、演变,而逐步形成的一种民俗。 非洲各族人民由于宗教信仰和生活习惯不同,其丧葬形式也多种多样,有的还相当奇特。葬礼时间有长有短,短则几天,长的可达半年。虽然各地的丧葬形式存在着一定的差异,但非洲人对于葬礼的重视程度是相同的,不论是城市,还是乡村,都会举行隆重而铺张的悼念仪式,有的地方甚至指定为死人节,放假一天,由市民去追思扫墓。 非洲各民族地区的丧葬习俗受地域、历史、宗教及民族文化的影响呈现不同的面貌,各有其独特之处,他们共同形成了非洲奇特的丧葬习俗。本文根据一些非洲文化研究者的所见所闻,概况了非洲丧葬仪式的形式和特点,并通过对非洲丧葬习俗的分析,了解一些非洲民族的丧葬观念。   在非洲,有人去世首先要向死者亲属和四周乡邻报丧。报丧的方法各具特色,有的敲响丧鼓,有的吹起牛角,有的大哭大嚎,有的大喊大叫,有的则用一种特定的报丧物品。 津巴布韦的绍纳人家里若有人不幸去世,要通过急促而低沉的鼓声向亲朋好友传递死讯,人们听到鼓声后便陆续前来哀悼。坦桑尼亚的齐古阿族,如有亲人死去,必须赶紧拿着一块特制的、掺有烟末的面包向死者的舅父报丧。哈亚人病故之后,先由妇女们嚎啕痛哭,公布有人去世。左邻右舍以及附近村子的人,只要与死者有某种关系,闻讯必须赶来吊唁。 哭,是死者亲属悲痛心情无法抑制的表露,“哭丧”在中国的丧葬仪式是重要的一个环节,但非洲人的哭丧与众不同,很有特色。在刚果,若家里有人丧命,亲属们便在死者的门口昼夜不停地哭跳,直到死者被埋葬才停止。若丈夫死了,妻子则水米不进,边哭边跳或光着上身在地上悲痛欲绝地来回翻滚,以示对丈夫的死别之情。村里死了人,几乎全村妇女都要跑到村外道路上,边哭边跳地向死者告别。灵车行走时,除总统坐的汽车外,别的车辆都不得阻挡灵车,也不能超越灵车,以示悼念。 贝宁皮拉族的“哭丧”也很有意思。死者家属开始必须抑制悲痛,任何人不得啼哭。只有当掘墓人将尸首包裹好,用草药熏完、下令敲响丧鼓后他们才能放声痛哭。不哭则巳,一旦哭开,就必须按原有节奏和音量哭下去,直至翌日太阳升起,不得中断。坦桑尼亚哈亚族的人死后,亲属停止一切活动,为死者守灵四天。在这四天里,死者家中的女性要日夜不地嚎啕大哭,跟着村中的妇女轮班陪着当事人放声大哭。守灵4天后,家属要统统剃成光头。齐古阿族死者埋葬后的第二天,死者的母亲要当众把头发剃掉。夜间,死者的兄弟姐妹和近亲都在村中聚会,要大哭一场,在哀悼仪式后,由死者的好友将其兄弟姐妹的头发剃光,一个不漏。剃完头,哀悼活动才算结束。 津巴布韦绍纳人在向死者遗体告别后,便来到茅屋外唱歌跳舞,舞越跳越欢快,歌越唱越激昂,一扫开始时悲痛沉郁的气氛。死者埋葬后,人们便开怀畅饮,随着鼓声四起,男人吹起牛角,妇女踏着鼓点,迈着轻快的舞步,摇着脚铃,边跳边唱,全场一片欢腾,歌舞通宵达旦。多哥的塔姆贝尔马人在殡葬后的追悼仪式期间,所有的人都喝酒跳舞。乐队使用铜锣、笛子与号角,乐师们绕着房屋走几圈,前面带队的是用野猪獠牙武装的两个老头,他们表演互相厮打,以示房屋不受恶鬼之害。尼日利亚的加巴族,举行葬礼时,洋溢着充满节奏的鼓声,参加的人群边歌边舞,乐章是歌颂死者生前的功德和品行。悼念仪式三日三夜,期间死者的家人要设宴款待来宾,但不准饮酒,土人相信酒气会冲撞死者的灵魂。 最奇特的莫过于马达加斯加麦利那人的葬礼。麦利那人死后,一般要将尸骨从临时殡地迁往祖坟作第二次安葬。首先打开临时墓穴,挖出遗骸,给它穿上新的彩色寿衣,并用贵重礼品把遗骸层层裹上。一切就绪后,亲属们再把裹好的遗骸扛在肩上跳起舞来。麦利那人认为这是断绝活人同死者在生前的关系,意味着活人从此进入了忘我阶段。因为在麦利那人看来,人死并没有什么可怕,死是活的继续,是总归宿。 科特迪瓦的波罗族人,流行在死者整容的时候,由小孩子轮流在其尸体上践踏,据说这样可以促使死者的灵魂尽早离开。入葬时要面向东方,年轻死者指定在白天安葬,年老的要在晚上。安葬后,死者亲人要把死者生前的财产在墓地分配给各人,死者的妻子还要守一年的丧礼,期间要将头发尽剃。   人死后有多种埋葬形式,目前世界上以火葬为最多,而非洲却仍以墓葬为主。至于墓址的选择和墓室建造,在非洲有的比较简陋,有的则十分讲究。以狩猎和采集为生的布须曼人死后,将尸体侧放,两膝弯曲,摆成卧眠姿式,连同其日常生活用品都全部一起埋葬在他的茅屋附近。坟墓上堆放些石头,以防动物侵犯,然后这个狩猎队伍迁移到另一个地方,两年之内不再回来。茨瓦纳人在部落酋长和一家之主死后,用新宰的牛皮包裹尸体,连同生前所属之物一并葬入牲畜栏的大门地方;一般人死后,则用垫子或斗篷包裹,葬在一间供死后住的茅屋里或附近,随后把茅屋烧毁或遗弃。津巴布韦绍纳人死后,其墓穴一般离村子不远,墓地同地面一样高,上面堆放石头,或在石头旁再放一个大石头。安扬贾人死后埋葬在小树林里或灌木丛中,死者的房屋要拆毁,房基被挖掉;首领有时也埋葬在他自己的屋子里,屋子也随之遗弃。 阿拉伯人办丧事,无论贫富一般都较简单,但在众多的阿拉伯国家中,只有埃及比较特殊。埃及人受古老埃及文化的影响,有钱的穆斯林都修建一座家墓,为死者建造一个与他在世时一样的生活环境。首都开罗市郊的一个墓地如今已成为著名的“死人城”,是埃及的一大名胜。开罗的“死人城”远望象个居民区,实则这里的房屋都是为死人建造的。每间房子的门框上都写着“之墓”。室内墓碑的数目可以看出安葬着几个甚至十几个死者。同一间屋子里安葬的都是家人或亲属,墓地以首葬者名字命名。墓室的建造有的十分讲究,有的则很简陋,反映了死者家境的富有或贫穷。埃及人称这种房屋为“赫什”,意即庭院。这一排排房屋之间,有纵横交错的街道,庭院有门牌号码。尽管墓地很大,但只要记住街道名称和庭院号码,便可顺利地找到某人的安息之所。每逢重大节日,死者的亲朋好友都要来墓地聚会。这种聚会,已由从前的祭扫,演变成今天人们共庆佳节和进行社交活动。埃及人认为,他们在墓地欢度节日,可以让死者与他们共享天伦之乐。   除了墓葬外,非洲少数地区也有类似印度和中国藏民“天葬”的习俗。马赛人的“天葬”方式与中国藏民的“天葬”最为相近。马赛人天生对土地没有感情,把土地视作一切邪恶的渊源。人死后,不用火和土将尸体火化或安葬,而是用水把尸体洗干净,跟着涂上一层油。默祷一天,由村中长老引路,把尸体丢在荒野,任由野兽飞鸟啄食。 非洲的巴库图人、南迪人和瓦查加人的“天葬”方式与印度相似。扎伊尔的巴库图人死后,通常把尸体装在一个粗布袋里,由两人用扁担抬着,在一个嚎啕大哭的送葬队伍护送下,葬在白蚁巢内,让白蚁分解尸体,使死者早日“升入天国”。南迪人则把死者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让鬣狗和其他动物吞食其尸体。其作法是,人死后在黄昏时被抬到房屋的西边,放在地上,男尸向右侧卧,女尸则向左侧卧。同时亲属们喊道:“鬣拘,来吃吧!”第二天,如果尸体没有被动过,就杀一头羊,把一些羊肉放在尸体上面或旁边,以招引野兽。如仍不见动,就意味着死者是被妖术害死的,将要采取另外的措施。住在乞力马扎罗山坡的瓦查加人,其首领的尸体不是裹在兽皮里埋葬,而是放在一根空心树根里,并把根端封堵起来。如果是一般人死了,则把尸体折曲,头和腿捆在一起,涂上油脂和赭石粉后用祭祀的牛皮裹住,再以坐的姿态放入墓中,面朝乞力马扎罗山的基博峰。18个月后,将尸骨掘出放在蕉林内,颅骨则送到埋葬祖先的树丛中,或存放于一个土瓮里。 从古埃及人留下的坟墓(金字塔)中我们可以看出埃及人十分重视坟茔。金字塔是古埃及法老的陵墓,在法老生前就大兴土木建造自己的。因为在古代埃及人脑海里有一个根深蒂固的"来世观念",他们把冥世看做是尘世生活的延续。因此修建自己冥世的住所被这些法老看成自己在生前的一件大事。  与埃及人对坟茔的重视相似,马达加斯加的麦利那人认为,一个人有无祖坟,并在死后有无一席之地,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如果没有,那会被视为奴隶的后代,或许说明他生前有违规犯法和不道德的行为,因而被取消了入坟资格。所以麦利那人的墓地往往比其他住房的价值还要高出若干倍,不少坟墓造得十分雄伟壮观。在死者的墓碑上,牛角是不可缺少的装饰。在马达加斯加这个“牛的王国”里,牛是经济价值较高的社会财富的体现,而牛角又是牛的象征,它既可显示死者生前的社会地位和财富,又可表示对祖先和神灵的尊敬与崇拜。



免责声明:文章《非洲奇特的丧葬习俗》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跟我们联系!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8-2020 罗浮净土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罗浮山永久公墓

园区地址:惠州市博罗县福田镇接仙桥

预约看墓

    微信二维码
  • 微信扫一扫
  • 4008080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