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罗浮山公墓 > 佛教文化 > [转帖]守望传统:辽代佛教的历史走向
[转帖]守望传统:辽代佛教的历史走向
时间:2020-03-13 01:54:25 点击次数:
辽朝所处的10—12世纪,在“唐宋变革”的历史时期内。以往的研究往往注重由唐到宋的发展趋势,而辽的存在被忽视。就宗教方面来说,史学界往往注意变革期内唐宋佛教的区别,即唐代贵族化的义宗佛教的衰落和宋代平民化的禅宗的兴起,佛教的世俗化及信仰危机,神权向世俗皇权妥协。这方面的成果也很多,但无人关注辽宋佛教的差异。佛教在居于中原之外的契丹王朝自有其独特的性格。长期以来,由于民族偏见,学界有意或无意地忽视北方少数民族建立的辽朝。传统的中国史书,都是以农耕社会为主干而加以记录的。对佛教的记载也主要是立足于农业社会的情况。尽管辽朝社会各阶层的崇佛之风远甚于同时代的北宋,辽代佛教在唐宋变革的历史时期内所处的地位还是常常被忽略。尽管“唐宋变革论”不能直接套用到辽代佛教的研究中,但把它作为参照背景是可行的。在探讨这一段历史时,把北方少数民族考虑在内,考察它们与中原汉族的双向互动关系有利于全面理解变革时代中国社会的全貌。[1] 在研究方法上,在思想史研究领域,单纯探讨思想内容本身的研究套路已逐渐被当前学术界所摈弃。把思想意识放入社会运动的广阔背景下加以把握,从中发掘其深层次的东西,方能将此类课题的探讨引向深入。近年来,研究信仰与政治、经济、社会的互动关系越来越成为学界的潮流。佛教与辽代社会的密切关系是显而易见的。虽然有些学者在这方面做出了一些成果,但随着新史料的不断涌现,人们对新方法的不断探索,这些工作还可以继续。 本文所讨论的主题是佛教社会史,势必要涉及一些宗教社会史的理论、方法。虽然这些理论无法直接套用到辽代佛教社会史研究中,但把它们作为分析问题的模式加以参考是可行的。本文还将着重考察辽朝不同阶层、不同地域、不同民族的佛教信仰的共性和差异,以及辽宋佛教的不同特点。 本文将在以往研究的基础上,一方面着眼于宗教信仰、思想意识层面,从纵向探讨辽朝佛学对唐代佛学传统的继承,在佛教思想史上的位置;另一方面将佛教置于更广阔的政治环境、经济生活、社会文化的大背景中,从横向考察其在国家政治生活、社会秩序中的角色、功能和意义,以及与宋代佛教的不同风格。虽然辽人[2]的佛教信仰普遍、强烈,佛教浸润到社会各阶层,但它和唐代佛教一样,学术化色彩浓厚,世俗化特征不强;而同一时代的北宋佛教却呈现出明显的平民化和世俗化特点。[3]辽朝的佛教政策类似于中古社会,对僧尼、佛教教团非常优待,远胜于同时代的北宋。因此,唐代佛教传统在入宋之后呈现出明显的断裂性,但它在北疆地区的辽又表现出较强的延续性。北部中国的佛教直到金代才开始世俗化。辽代佛教在由中世向近世的变革历程中比中原慢了一拍。本文试图从宗教社会史的角度阐释唐宋时代的社会变革,辽宋佛教之间的差异性和唐宋佛教之间的断裂性同样是饶有兴趣的事情,这正是本文的关注点所在。 首先,通过对辽代佛学宗派、学问僧及其著作的分析探讨辽代佛学的成就、特点及其在东亚汉传佛教文化圈的位置。在“长时段”背景关照下分析辽朝佛学与唐宋佛学的异同。 其次,通过对辽朝佛教政策的分析,探讨它在唐宋变革的转型期内所呈现的特征。分析辽朝佛教政策的确立过程、内容、非功利化倾向及与宋朝佛教政策的不同特点。 最后,通过对辽朝社会各阶层佛教信仰的分析,证明辽人的佛教信仰具有虔诚性、平民化而不世俗化的特点。在“唐宋变革”的大背景下探讨辽人和宋人佛教信仰的差异。 第一,本文以辽代佛教独特的历史走向作为研究对象,毫无疑问,辽史研究的主要文献材料《辽史》、《契丹国志》及与辽代佛学有关的著译、《大正新修大藏经》是重要的史料;同时充分利用房山石经和山西应县木塔发现的《契丹藏》实物。 第二,辽代佛教的文献记载并不多,许多史料散见于各类碑刻铭文、出土文物中。本文除了利用《全辽文》、《辽代石刻文编》和《内蒙古辽代石刻文研究》外,还将大量用到近年发掘的考古遗址、墓葬遗物等。 第三,唐宋佛教社会史的资料。辽代佛教深受唐代影响,与北宋佛教大不相同。在研究时,只有打破唐、辽、宋三方材料之间的壁垒,才能在10—12世纪“唐宋变革”的长时段背景下把握辽代佛教的演变和发展趋势。



免责声明:文章《[转帖]守望传统:辽代佛教的历史走向 》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跟我们联系!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8-2020 罗浮净土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罗浮山永久公墓

园区地址:惠州市博罗县福田镇接仙桥

预约看墓

    微信二维码
  • 微信扫一扫
  • 4008080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