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罗浮山公墓 > 佛教文化 > 乐善好施:佛教对晋江风俗的影响
乐善好施:佛教对晋江风俗的影响
时间:2020-03-13 02:05:23 点击次数:
乐善好施:佛教对晋江风俗的影响——发表于《福建宗教》2013年第3期 1佛教对晋江风俗的影响林荣国泉州古称“泉南佛国”,是佛教文化传入较早较集中的地方之一,佛教文化兴盛。朱熹的评价是“此地古称佛国,满街都是圣人”。佛国的文化气氛潜移默化地陶冶了当地淳朴的民风。明代黄仲昭编纂的《八闽通志》认为:泉州府“俗尚简朴,多好佛法……其人乐善”。作为泉州重要的地区——晋江更是深受佛教文化的熏陶,晋江青石山至今还保存着南宋泉州太守王十朋书写的每字高达两米“泉南佛国”的摩崖石刻。道光版《晋江县志》载:晋人“人多好义,凡邑中兴建大事及寻常施舍,家非富饶,亦耻为人后”。佛教的广泛传播对于培育晋江的乐善好施的风俗有重要的作用。明代僧人释元贤在《温陵开元寺志》记载: “泉南佛法大兴,禅宫林立……禅教律三宗硕德,相继而起者指不胜屈。洵足移风易俗,扶世导民,故使海滨邹鲁之邦进为佛国庄严之域”。佛教的传播者通过宣讲佛法、传播佛教教义、佛教思想并发展信徒。僧人宣讲佛法时把理论教化与当时的实际情况相结合,劝人为善。例如招庆禅师为人说法,或以经论,或以老庄,或以卜篮,或以方药,下至俗谛,皆能随其根器。转博法师宣讲佛法,内容不限于宗教范围,多结合社会现实,劝导村民戒恶行善,正直善良,勤俭持家,婆媳协心,兄友弟恭,和睦家庭。也常邀约邻近各村善男信女上山参与活动。中国传统的农历七月被称为鬼节,七月初一要“开门”,七月三十是“关门”之日,而在晋江习俗中,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内,大家都要轮流做“普度”,“普度”是佛教语言,系广施法力、解脱众生之意。“普度”,晋江人又称为“普祀”。其祈求的内容甚多,或祈死者无厄幽沉滞之悲;或求生者获五福康宁之祉;或蕲雨泽以抗旱;或冀赦过以除愆,等等。敬祭亡魂,并互相宴请,据说是请的人越多越好 “初一起,青阳内头李,初二杏厝王……”逐曰按序,如适逢闰月,又复始重普。乾隆年间,晋江的普度仪式已经出现民间化的倾向。据乾隆版《晋江县志》载“普度,拈香,搭帐棚,连宵达旦……而渐成为风尚”。近代,转道、性愿、妙月诸法师在晋江开展佛化运动。太虚法师的弟子宁达蕴、张宗载两位居士到晋江讲学弘法,宣讲佛教与现代革命诸问题,弘一法师也多次到晋江弘法讲学。晋江的一批文化界人士如叶青眼、王振邦、龚念平、周子秀等人受佛化运动的影响,成为新型的佛教居士。晋江的僧人在宣传佛法的同时,也深知言传与身教的重要性,在实践中注重践行佛教教义,热心慈善事业,造福一方百姓,为晋江人民树立了榜样,推动了民间乐善好施之风的发2展。宋代僧人法超,安仁乡弦歌里浔海(今龙湖衙口)人。学成归来住北山寺参研藏经后以亲老回乡孝养,在乡里建镇海塔及庵。乾隆版《泉州府志》载“吟啸桥,在三十都。唐代日辉禅师架木为梁,刺史王延彬,余廷英相继修葺。宋咸平(998 年~1003 年)邑人王养及僧行珍始为石桥。长 35 丈,宽丈余。”在当时,吟啸桥与其他桥一样,承担着连接南北通途的使命,往北经御赐桥、新桥入泉州城,再出城北洛阳桥,便通福州至江浙而达京师;往南经古陵,过国殇宫、厚皮岭、潘镜、康店驿,可达漳、厦,直至潮、汕、南粤。直至清朝,福建通北达南的道路还是沿用这条道路,一直到民国十一年(1922 年)泉安公路通车,吟啸桥的历史使命才由双沟桥取代而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僧人造桥,不仅有利于交通的发展,而且也促进经济文化的交流,更是造福千秋万代的公益事业。道光版《晋江县志》载:“宋皇祐年间(1049 年~1054 年),僧人法超建悲济桥,长264 米,开宋代晋江僧人独资造跨海大桥的先河”;“ 宋绍兴八年(1138 年),僧人祖派始筑石桥——安平桥(俗呼五里桥),镇人黄获与僧智渊各施钱万缗,未建成。绍兴二十一年(1151 年),泉州太守赵令衿续之”。桥长 2251 米,面宽 3?3.8 米,桥墩 331 座,全用花岗石筑成,成就了“天下无桥长此桥” 的美誉。是横跨晋江安海镇和南安水头镇之间的海面上的一座中式古代长桥,为中国古代第一长桥。宋绍兴二十四年(1154 年), 僧人守徽建晋江县海尾乡苏埭桥,长二千四百于丈。宋代泉州僧人还建造、修建许多石桥,遍布晋江各角落。桥梁的修建进一步促进了泉州港口的商品流通。晋江僧人造桥 桥梁名称修建年代修建僧人晋江吟啸桥咸平年间(998-1003)僧行珍等易为石桥晋江悲济桥皇佑年间(1049-1054)僧法超建晋江前埭桥元符年间(1098~1101)僧环应建 晋江安平桥绍兴八年(1138)~绍兴二十一年 (1151)僧祖派始建、郡守赵令衿续之晋江苏埭桥绍兴二十四年(1154)僧守徽建 晋江安济桥乾道八年(1172)僧了性建 晋江金谷桥乾道八年(1172)僧继办建 晋江康溪桥庆元二年(1196)僧绍述建 来源:张雪松:《试论佛教承办慈善事业的制度化保障与优势》,参见《佛教在线》?《试论佛教承办慈善事业的制度化保障与试论佛教承办慈善事业的制度化保障与优势:以宋代佛寺承办社会公益事业为例》, 《佛教 文化 科学 慈善:2008 年灾害危机与佛教慈善事业暨第二届宗教与公益事业 论坛论文集》,上海辞书出版社 2009 年版。3除了建塔修桥外,泉州僧人还积极投身于开湖、凿井、垦荒、筑路等公益事业中。在佛教文化的熏陶下以及僧人的表率,许多百姓受到感化,这在一定程度上也促进了民间乐善好施风气的形成和发展。宋淳熙九年(1182 年),当地民众杨春卿建安海镇安桥,长三百余丈;绍兴十六年(1146 年),当地民众苏展建磁灶梅溪桥,桥长 50 余丈。安平桥建成后,经过飓风袭击、浪涛侵袭以及地震等 6 次破坏,屡坏屡修,在修理和养护五里桥过程中,民间力量始终发挥着重要的作用。第一次在明永乐年间(1403~1424 年)由里人黄韦修复;第二次,在明天顺年间(1457~1464 年),由老人安固募捐重修;第三次,在明成化年间(1465~1487 年),由当地人蔡守辉、刘耿等修复;第四次,在清康熙二十年(1681 年),由清将施琅修复;第五次,在清康熙五十一年(1712 年),由邑人施韬倡修;第六次在清雍正四年(1726 年)由知府张无咎修复。当然,晋江乡民从事的慈善公益事业也不仅限于修建桥梁。 民国 14 年(1925 年),新加坡僧人转道、转物和中国佛教会会长圆瑛共同创办泉州开元寺慈儿院,晋江佛教居士叶青眼(1876~1966 年)曾任职开元慈儿院,主持院务达 21 年,培养孤儿千计。民国 18 年(1929 年)创办泉州妇人养老院,民国 23 年(1934 年)建温陵养老院,第二年开办平民救济院。抗战初期,厦门沦陷,难民纷纷逃到泉州,叶青眼以赈济难民为己任,积极筹措、提供食宿、医药。随着佛教影响的不断扩大和佛教慈善文化的进一步传播,晋江人的乐善好施的风气在民间代代相传,成为一种民间优良传统。时至今日,晋江佛教仍大力弘扬佛法,热心慈善公益事业,造福百姓。晋江出现了许多乐善好施之士,包括政府官员、士绅、商贾、平民、妇女等社会各阶层人士以及海内外的华人华侨,他们为晋江的慈善公益事业的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晋江民间慈善氛围也相当浓厚,自 2002 年建立全国首个县级慈善总会至今,晋江市自发设立了 120 多个慈善爱心基金,已募集善款超 17 亿元。常年开展“解困、助学、助兴、助听、复明、慈善安居、屏幕文化、扶助被征地低保人员养老保险、关爱母亲工程”等 15项慈善活动和慈善公益项目建设,共计救助困难群众达 13 万人次。2012 年 12 月,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主办的“第二届中国爱心城市大会”, 晋江被授予“中国爱心城市”称号,是福建省首个获此殊荣的城市,也是全国首个获得该称号的县级市。(联系地址:福建省泉州市晋江市青阳街道新华街 276 号晋江市方志办 林荣国 邮编:362200)3



免责声明:文章《乐善好施:佛教对晋江风俗的影响》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

[img]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跟我们联系!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8-2020 罗浮净土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罗浮山永久公墓

园区地址:惠州市博罗县福田镇接仙桥

预约看墓

    微信二维码
  • 微信扫一扫
  • 4008080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