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罗浮山公墓 > 佛教文化 > 弘扬佛教贤孝传统 创新殡葬生命文化
弘扬佛教贤孝传统 创新殡葬生命文化
时间:2020-03-13 02:49:15 点击次数:
决策者能把他的远见卓识,践行为国人瞩目的辉煌成果,并使之成为彪炳史册的业绩,可谓功德无量。黄骅市渤滨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沧州地区佛教协会副秘书长、黄骅市佛教协会副会长、黄骅市石佛寺护法居士刘树斌在弘扬贤孝传统、创新生命文化的过程中,兴办社会公益事业,将传统文化、现代文化、贤孝文化、佛教文化相融合,映射出崭新的和谐之光,烛照千秋。 刘树斌曾是天津市老龄委天津重阳实业总公司董事长,工作20多年,他魂牵梦绕惦记家乡,为了让家乡富起来,他毅然决然地辞职返乡办起了孝道文化事业和生命文化。在他事业的乐章里,每一个音符,都是那么优美、嘹亮。佛经云:“万法缘生,皆系缘分”。刘树斌命里注定与佛教文化和孝道传统融为一体,他要干出奇迹,乐此不疲,始终不渝。 黄骅市是中国渤海岸畔一颗璀璨的明珠,位于河北省东南部,偎依京、津,东接齐、鲁,南临石家庄,坐拥黄骅综合大港,享尽八面来风。沧州黄骅浩瀚、神秀、人杰地灵,历史悠久,从先秦到清末,三千年历史长河中,沧州黄骅的名人侠士、贤臣良将,现代的抗日名将张之江、赵博生等不胜枚举。“文以服众,武以威敌”,层出不穷。黄骅辽阔的地域,肥沃的大野,茫茫的海滩和港湖塘湾,广袤的芦苇湿地,数不胜数的名胜古迹,仰天怒吼的铁狮子,展示着独特的燕赵雄风。 2013年7月1日,经黄骅市民宗局、沧州市民宗局核准,报河北省民族宗教厅批准,齐家务乡聚馆村诞生了京津冀黄骅渤滨投资有限公司。同时省民宗局下发文件批准重建石佛寺。沿着岁月尘封的娘娘河故道寻觅,古老的土地上满载万千苍生的期待,折射出历史的回光,听得见历史上娘娘河涛声的回响。 齐家务古镇的娘娘河至今流传着美丽的传说……明代孝宗皇后张氏诏胞弟延龄疏浚碱河,故称娘娘河,此河流经齐家务同居村。 刘树斌出生在齐家务,这里曾改名奇家雾,个中原因是因一个传说:明代燕王扫北,一路杀戮,杀到齐家务,村民四散奔逃,正在杀声四起之际,突然一阵浓雾铺天盖地,伸手不见五指,惊愕之际,百姓们突然醒悟,定是石佛寺佛爷撒下满天浓雾保佑我们,百姓们个个跪地祷告。燕王一声长叹:“此地定有神佛保佑。”急令军士绕道而走。 冬枣是黄骅的独特果品,而齐家务乡聚馆村的冬枣品质最佳,号称中国冬枣第一乡。这种冬枣得益于独特的土壤与气候。 世纪的风,跨越时空,雕塑了港城黄骅的古朴民风。滹沱河、石碑河、黑龙港、子牙河、娘娘河、大运河支流、南碱河、盘河等大河系淤积成的红土地,养育了渤海湾中国冬枣第一乡的生灵。红土地敞开母亲的胸怀,对着苍生万代,孕育着璀璨的未来。 在海洋资源丰富、万顷农田飘香的黄骅市,每到金秋十月,冬枣园里红香一片,争奇斗艳,像红透了的小苹果,又像红宝石一样闪烁着红光,香气袭人,令人垂涎欲滴。冬枣压弯了枝头,枣农们用支架撑着果枝,枣农的心里,回荡着柔和的秋风。 岁月的风刀,把这颗老冬枣树雕刻得苍古幽远,黑黑的皱褶里,突凸着历史沧桑的年轮,龟裂腹破的枣树膛里,长出了几根小枣树,浓绿的树冠,枝繁叶茂,沉甸甸的枝头上挂满了翠绿的冬枣。 史料记载,沧州栽培枣树(其中包括冬枣树),始于2700年前的春秋战国,在唐代已成规模。据《盐山县志》记载,(黄骅原属盐山县境)唐朝诗人刘长卿《泊无棣沟》诗中描写道:“行过大山脊小山,房上地下红一片。”(小山原属黄骅县辖区)有唐宋八大家之誉的著名宋代文人曾巩在《救灾论》一文中记载:“熙宁元年七月甲申,河北地震洪灾,堕城郭,坏庐舍,百姓暴露乏食,瀛州为甚(辖沧州地区)……既无所处,而就食无粟,百姓相率而去……甚则杀牛马而去者有之,代桑枣而食之……。”瀛州今为河间,可见在宋代,枣就在沧州成了重要救灾物资。到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颁布了一道在沧州广种枣树的法令。《河间多栽桑枣,每户初二百株,次年四百株,三年六百株,栽种够数目,造册回奏,违者全家发配云南金齿充军。黄骅聚馆种冬枣当由此时发展而形成规模。 与聚馆村相邻的同居村,流传着许多古老的传说:宋代从中原迁来杨、程、赵三姓,建村后,故取名“同居”;北宋穆桂英抗辽时,乾符村是穆桂英的屯兵之地;在乾符东卸甲休息,就有了现在的卸甲庄。穆桂英在同居村北取井水饮马,故取名“饮马井”。 石佛寺,是齐家务乡同居村(原同居镇)最古老的寺庙,其在有历史记载的同居村十三座庙宇中规模最大、僧人最多。据沧县志记载,同居石佛寺的前身是普恩寺(沧县志卷四方志古迹三五页),始建于元朝,至明清时期,因大石佛出名演变为石佛寺。当时的石佛寺规模宏大,庙宇内有山门、钟鼓楼、天王殿、大雄宝殿、东西配殿、地宫、藏经阁等各式建筑,每日香火鼎盛,周围十里八乡的村民都前来拜祭。 “文革”十年浩劫时期,同居村同样难逃劫难,寺内所有建筑都被拆除,所有佛像都被砸烂,仅存的一尊石佛也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被盗走。现在,经过几十年的变迁,石佛寺的遗址已荡然无存。唯有部分村民珍存的、在石佛寺前的照片,还能看到石佛的原貌。 大鹏展翅,跃出云层,博长风而击苍穹。它是佛祖头上的大鹏金翅鸟,是佛祖的护法使者,至真、至纯的维护佛祖。刘树斌为弘扬佛教普度众生,像大鹏金翅一样,一心扑在佛教文化的事业上,成为像大鹏一样的护法使者。 2015年12月25日,刘树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了石佛寺地宫等情况。他温文尔雅,诚直仁厚,彬彬有礼。中等身材的他眼睛里闪烁着神采,年仅51岁,未语先笑,神情淡定,娓娓而谈。 刘树斌认为,扩建修复石佛寺,恢复昔日荣光,即可充分体现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满足广大信众的要求,促进地区社会和谐稳定、宗教文化事业健康发展,又能将特色旅游开发、地方经济发展和农民群众脱贫致富相结合,使其成为黄骅市旅游业新的亮点和经济发展新的增长点。 一是有优越的区位优势和资源条件。齐家务同居村邻村聚馆村是全省最大的冬枣基地,石佛寺坐落在该村北2公里处,地理位置得天独厚,生态条件较好。极目远眺,视野开阔,农田萦绕,枣园清香,环境清幽,气候宜人,是诚心敬佛静心、修生养息、旅游休闲的好去处。该村地理位置优越,南依黄骅,北靠京津,距天津50公里,距北京120公里。京汕高速、205国道、穿港公路,纵穿该村北面和两侧。独特的自然环境,发达的交通优势,深厚的佛教文化底蕴,为修复扩建石佛寺,发展佛教事业、旅游产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二是有利于推动精神文明建设。社会的快速发展,人类的文明进步,城市的高速扩张,物质生活及文化素质的普遍提高,使人们的生活方式发生了质的变化,在城市钢筋混凝土中激烈竞争的人们,有了放松身心、静心休闲、亲近自然的需求。旅游观光、宗教信仰、敬佛拜佛已成为人们一种高雅的消费方式,在新的潮流下,发展宗教、旅游及相关事业已成为一种促进社会和谐、经济可持续发展的事业。 三是有法律、法规和党的政策作保障。寺庙兴办生产、服务和公益事业是中共中央、国务院和国家宗教局多次鼓励和允许的,也是在坚持寺庙独立自主自办原则和“以寺养寺”方面进行的新尝试。中共中央(1981)6号、(1982)19号、国发(1981)178号,《中华人民共和国宗教管理条例》等文件,都对宗教界和各级政府作了规范性的规定。(1985)59号文件规定,寺庙可以兴办生产、服务和公益事业,明确了体制和管理规范,号召政府有关部门要像对待其他企业、事业单位一样,同等对待寺庙。 刘树斌如数家珍般谈完重建石佛寺筹建情况,并清楚地谈及中共中央、国务院及有关部门政策文件、法规。记者很欣赏他的记忆力。这是因为他是这方面的天才,抑或是对佛教文化事业的倾心?记者以为,这是金翅大鹏与佛家同为一体的“春来花自青,秋至叶飘零”成熟的潜心敬佛、心灵感应的自然法则。 聚民间贤才共扬渤滨文化伟业,积民间闲财共举佛教文化善业,善行天下,脚踏实地和谐共处以渤滨精神为指导,勇于开创传统文化新局面;以佛陀精神为指引,大力修复古寺庙;以政策精神为指南,积极推动文化产业的大发展。天下事天下人做,天下财富回馈天下人,这些是渤滨公司的投资理念。 目前,渤滨公司以复建石佛寺为载体,以推广佛教文化为己任。它的主要目标是传承文化、广结善缘、造福苍生。在全国复建扩建寺庙,给大德高僧们提供弘扬佛法的正法道场;同时修造地宫给往生者提供永久安详的福地。因为公司董事参禅习佛,深知佛教文化会给个人给企业给社会带来稳定繁荣。既满足了信徒对信仰的追求,还为和谐社会尽微薄之力;更让有缘人积善、积德、积财,给有缘人善缘、佛缘、财缘。公司采取“寺庙养生,地宫养命,的“庙宇经济”,无偿修复寺庙、地宫及地上附属物为利润支撑。 据刘树斌介绍,重建石佛寺项目,为世人提供传承佛教文化、凝聚民族精神的圣地,提升石佛寺在全国乃至全世界的声誉,发展旅游产业,振兴黄骅经济。石佛寺占地面积107亩,建筑物有居士楼、山门大殿、偏殿、钟鼓楼、天王殿大殿及偏殿、大雄宝殿及偏殿、地宫、藏经阁、药王殿大殿及偏殿、地藏菩萨大殿及偏殿、放生池、广场等。为此,黄骅市渤滨投资有限公司计划投资约5.5亿元(其中主体工程约2.5亿元),目前已投资3.5亿元。石佛寺建成后,将全面落实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指示:‘中国文化复兴,佛教担当重任。” “这个话题关系到国家殡葬改革的大政策,民政部副部长窦玉沛说,我国每年死亡人口将近1000万,每年至少要占10多万亩地,浪费2000万方木材,还有大量的石材,所以推动殡葬改革势在必行。2014年3月27日,全国殡葬改革会议在北京召开。为深入贯彻落实十八大、十八届三中全会以及中办、国办《关于党员干部带头推动殡葬改革的意见》精神,民政部强调殡葬改革必须强调节约土地、保护环境,推行生态安葬、火化,占地将成为我国今后殡葬改革的重中之重。” 石佛寺筹建过程中,落实全国殡葬改革会议的精神,顺从佛教传统,遵从佛教律法,满足信众需求,石佛寺自复建以来,就参照了全国其他寺院的做法,修建了地宫,并已向黄骅市民政局提交修建海汇堂的申请,正等候下一步审批。石佛寺海汇堂规划建筑面积54435㎡,可容纳约30万对福座莲位。以人均公墓2㎡计算,至少能节约1800亩耕地,节约大量木材、石材资源,利国利民,确实解决了京津冀地区的殡葬问题。 近年来,黄骅市市委、市政府对丧葬习俗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建立公墓、骨灰堂,并出台了配套政策和规定。但由于很多民众受旧习俗的影响,变相土葬,死人与活人争地现象依然存在。据初步调查,黄骅市共三百二十七个村庄,大约6800个坟场,每个坟场平均按6亩土地计算,共计40800亩,而且还在逐年扩大,形成人在增加而耕地却在减少,这种恶性循环的现象还在继续。国家推行的公墓仍需占用大片土地,达不到少占和不占土地的目的,而且公墓成本高,少则五、六万元,多则十几万元,民众难以接受。 记者曾采写过死人和活人争地盘的长篇报告文学,文中披露,中国曾经“物博”,却让慈禧“老佛爷”“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送给外国了;我们曾经“地大”,但都让大清帝国的八旗子弟给丢了。而今中央有关部委尽管一次次下发文件警告后人,提倡火化,禁止土葬,但中国人只会淡淡地一笑,死人占不占土地,死人挤不挤活人,他们不屑一顾,给死人留块卧魂之地的传统是上了天条的——祖坟事关封妻荫子,富贵荣华。难怪李自成起兵千里奔凤阳平了朱元璋的祖坟,而明军也不示弱,到米脂平了李家的祖坟。立坟土葬似乎成为万古不灭的定俗!这次记者在黄骅获悉,市政府数年来尽管三令五申禁止土葬提倡火化,但收效甚微,个别人家虽然把死者火化,但把骨灰盒放在棺材里仍然土葬!更令人发指的是,个别乡镇民政干部故意放松管理,目的是为了收罚款,以增加乡政府收入。 据有关部门统计,土葬30万座坟,占地9000-10000亩。公墓30万个大约需30万方木材。而地宫存放骨灰不仅是一项惠民工程和民生工程,更是一项最大化节约土地资源的长效工程,对寺庙地宫存放骨灰问题,全国已有福建、重庆、天津、辽宁、河北等省、市、县开始出台文件,提倡在地宫存放骨灰。全国各地的殡葬改革,在国家法律、法规和政策的推动下,已取得长足进步。寺庙存放骨灰,正向着移风易俗、保护耕地目标前进。同时,骨灰存放寺院的益处多多。因此,寺庙地宫之骨灰堂已彰显出文明,体现高雅生命事业的佛教文化理念。 灵骨存放寺院首先是清净,生命是一场宿世之缘,从起点到终点,从无到有,终会归于凡尘。石佛寺兴建海会堂,为已故的高僧及诸位居士大德,善信众家属等存放灵骨,每日得僧人诵经祭祷。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刘树斌充满人生历练与情感火焰,微翘的嘴唇上露出执著自信的刚毅。我深为刘树斌胸有深机而感奋。 2015年12月25日,松翠竹绿,梅花芬芳,清风微拂,瞬间雾霾散尽,晨辉拥着万朵彩云,满天绚丽,满天瑞祥。我奇异纳罕,连日来的雾霾竟在我登石佛寺大雄宝殿的片刻间雾散霾尽,霞光照射在我的身上。我顿悟,是佛驱散雾霾,刹那间佛光普照! 我站在黄骅市与天津市接壤的石佛寺大雄宝殿晒台上,意念中似眺望渤海万顷波涛,汹涌澎湃的大海托起一轮金光四射的朝阳,波光雾影里呈现出一座巍峨壮观,披一身圣彩、伟岸、鲜亮、新兴的佛教圣地——京津冀黄骅渤滨有限公司七星庄园。 历史上的黄骅,百里海岸线浅滩碧黄,盐碱荒蒿海盐晶莹,飞蝗红荆蛙鸣于野,蝉声彻耳,洪荒苍凉,风萧萧兮黄沙滚,涛声掩空卷宇尘。就是在这古蛮荒凉的大野里,如今走出了爱国爱乡的企业家、石佛寺护法居士刘树斌。 刘树斌领我晋谒大雄宝殿,我站在宝殿敞亮的长窗前俯瞰,苍茫浩瀚津黄渤滨大野尽收眼底,滚滚东泻的子牙河,浪涛缓缓入海,一座座大桥承载着全国的车流奔向四方。我在清幽古深的石佛寺里遐思,这座由刘树斌倡导重修的石佛寺,其大雄宝殿等十几座配殿和地室全因刘树斌一片爱国、爱教、爱乡的善缘而产生了而今绚丽的善果。石佛寺现五色光芒,诸佛现佛光彩瑞。刘树斌告诉记者,“雕塑佛像和石佛寺所用玉器材料,全部在缅甸采购并塑成佛像运回中国”。我为之赞叹,其佛心若明镜,一丝不苟,光亮照人,石佛寺雄浑庄严,肃穆和谐,大度俊美,聚佛家大慈大悲,超凡入圣。刘树斌领我们参观了地宫,他告诉我,寺庙建设规模较大,建有地宫,居士楼,占地120亩。因为从山门到天王殿大雄宝殿藏经阁塔楼,都是高标准的建筑,地宫殿达到AAAAA级,年底全部竣工。 参观完地宫,第一感受:没有阴森、恐惧和悲哀的氛围。地宫里飘着祥和的佛乐,灵骨盒造工精细、美观、玲珑剔透,盒外贴有超度亡灵的全刚般若罗密经文,佛号声声,阐释了人们对生命宽松的释放。 “佛教在历史上曾对世界文化传播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至今依然影响着世界信众。同时佛教对人文社会有着良好的影响。 “佛”是无量诸佛的通义,佛是一个理智、情感和能力都达到最圆满境地的人格,是大智、大悲与大能的人,佛是一个列宇宙人生的根本道理、有透彻觉悟的人。总而言之,佛就是一个自己已经觉悟了,同时帮助其他人也能够觉悟并能达到圆满境地的人。 佛教精神简言之:佛不是生而知之者,不是独一无二的,不是创造世界万物的神,佛是人不是神,佛教没有排他性,佛教是民主自由的。 京、津、冀黄骅市一座现代化佛教文化旅游胜地——石佛寺、七星庄园,即将面世。蔚为壮观的大雄宝殿、亭台楼榭,精美壮丽。 这是一项京、津、冀地区最大的集贤孝文化、佛教文化于一体的弘扬佛教文化的圣地。项目的创建者、规划者是爱国、爱家乡的佛教信徒刘树斌。他带领渤滨有限公司以佛教文化、改革殡葬事业服务为主体,立志成为贤孝和佛教事业的领航者。 刘树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贤孝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和高尚的道德标准。随着当代社会主义文明的发展,贤孝在构建和谐社会有了融合代际关系、孝亲敬老的崭新的立德标准。 重建石佛寺、恢复佛教文化的传播功能,是佛教信徒刘树斌梦寐以求的追求。仅仅是恢复原石佛寺原功能,他认为太单一,重建后的石佛寺必须是多功能的,包括寺庙、地宫在内的综合性弘扬佛教文化的圣地。” 刘树斌考察了许多著名寺庙,听取了很多大德高僧关于重建石佛寺的见解,并受到缅甸僧众的支持,他受到激励,他向黄骅市委、市政府领导汇报了工程项目后,市委潘书记立即拍板支持,并成立了以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为组长的工程项目领导小组。他多年闯荡商海的人生经历,让他炼就了辨别市场的胆略和一双鹰一样的眼睛,很快拿出了总体规划。2013年,由北京高能建筑设计有限公司按照建设总体规划,绘制了石佛寺、养生养老院、农业观光园、展馆、会馆、商业街等七个项目的平面效果图。计划占地2800亩,总投资18亿元,项目的年收入可达4.946亿元,预计四年收回投资,石佛寺第一期工程完成。为使邻村受益,多做些公益事业,石佛寺在建寺期间,自2013年春节至今,已数次为周边60岁以上老人、五保户、贫困户送去慰问品,投资4.7万元为同居村修建了大门楼,投资472.884万元,修村连村水泥公路,补偿占用土地青苗款7年共计701722元。村民们都为之点赞,因此,石佛寺的重建受到了绝大多数村民的认可与支持。 为推动殡葬改革,石佛寺地窖存放灵骨位,是利国利民、功德无量的善行、贤孝之道。据民政部官方消息:中国现存的公共墓园空间将在6年内耗尽,而可供墓地开发的土地将在10年内枯竭。民政部《殡葬绿皮书》中指出,鉴于目前殡葬占地、公墓挤满、市场扭曲、公益性难以保证的双重压力下,丧葬费用动辄花费几万元、十万元、数十万元,经济付出会越来越高。刘树斌信心十足地表示:“石佛寺在第三期工程完工后,可扩容至20万灵骨位,以缓解殡葬市场之紧,并决定把地窖名称改为较亲善的称谓‘生命纪念馆,让亲朋祭奠时有一种亲慰之感,产生生者安、逝者敬的氛围,把对亡人的恐惧,变成对生命的尊重,变为对中华民族贤孝文化传统的弘扬。” 谈到上市时,刘树斌说“目前我公司条件不太成熟,但上市是必然的。上市绝不仅仅是融资,其宗旨是为了弘扬贤孝,创新生命文化,树立品牌,提升信誉。公司将以更高标准完善自身,创造条件争取尽早上市,以最优质的服务和贡献彰显于京、津、冀、国内外。”



免责声明:文章《弘扬佛教贤孝传统 创新殡葬生命文化》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跟我们联系!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8-2020 罗浮净土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罗浮山永久公墓

园区地址:惠州市博罗县福田镇接仙桥

预约看墓

    微信二维码
  • 微信扫一扫
  • 4008080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