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罗浮山公墓 > 佛教文化 > 当代中国佛教文化的四大危机及其转型发展的方向
当代中国佛教文化的四大危机及其转型发展的方向
时间:2020-03-13 02:49:22 点击次数:
我还没有来得及发声,群中另外一位叫”代建红”的朋友立即响应:“如果法师都经商从政娶妻生子,那本身都不净何来教化引导他人。” 我尚不清楚两位朋友的身份,但是从写出的文字可以看出,他们都是对佛教的问题有思考的社会人士。他们两位的观点似乎相左,也正好代表了目前社会人士关于佛教发展方向的显然有所不同的预期。 佛教现代化不管未来如何进行,要有一个原则,就是不失去清净性和神圣性,所以“代建红”的观点,我同意的。 同时历史上一直把佛教窄化成了僧团佛教,其实佛教信仰有三个组成部分:一、三宝信仰,二、四众弟子制度,三、全民享有,法界共建。我们由于历史及文化的原因,基本上把佛教窄化成了“三宝信仰”,今后佛教转型发展的艰难出路,应该是:确保僧团的纯净,建设四众的制度,并由此覆盖社会。所以,百年以来的现代人间佛教,大方向是正确的。 我写了上面两段话后,群中的朋友都给我点赞。我不知道这是出于他们的真心,还是出于礼貌(因为这是一个文化素质很高的群),但在我而言,虽是两分钟写出上面两段话,却是我近三十年思考、研究中国佛教发展方向问题的一些结论。 了解我的朋友知道,迄今为止我个人学术兴趣的大部分,都和近现代中国佛教的问题,有不解之缘。曾经依次研读过杨文会、欧阳竟无、吕澄三位大居士,及太虚、印顺、星云三位大法师的著作,所以他们的问题一一中国佛教的发展方向问题,也一直是我的佛教学思中一以贯之的问题。所以,应该感谢这两位朋友的提问和讨论,让我有机会次日整理学思,并能坦率地整理、发表我对这个问题的思考。 在这里首先要声明,我这里谈的“中国佛教”是从总体和宏观的角度谈的中国佛教,我所观察和着眼的中国佛教,不是哪一部分人的“中国佛教”,不是哪一个群体的“中国佛教”,自然更不是哪个个人的“中国佛教”。 我所谓“中国佛教”的概念,包涵了思想、观念、实践、制度、文化、社会心理等诸多成分,既包括大师、大德、名家、硕德生活于其中的中国佛教,也包括无数信徒、无数无名之辈生活于其中的中国佛教,也就是说在我的概念里含摄了通常所谓“精英”及“大众”两个层面的佛教。我这里所谓的中国佛教,还不仅是那些被称为信徒的信者心目中的佛教,甚至也包括那些不一定信仰佛教、但却对佛教怀有兴趣的一般社会人士所思所想所议所说的佛教。 所以,简单言之,我这里说的“中国佛教”,基本上可以说是当前中国佛教文化的代名词,这是从最宽泛的意义上界说的“中国佛教”。“文化”里面好逃生,藉此名相的宣示,对我此文若有感到不快的佛教激进人士,希望不致罪我。 从这个角度,我们就不得不说,也不殚于坦恳认:在当前的中国佛教或中国佛教文化中,确实面临着诸多严重的问题,或者说面临诸多的危机、挑战。在过去的书和文章里,我说到过三大危机,今天我要补充一下,这里谈当前中国佛教或者说当前中国佛教文化面临的危机,我以为主要是以下四大危机: 我相信我们这里不需要详细解释四大危机的内容,因为道理很简单,你我都懂的。佛教的存在离不开社会这个大系统,因此长期累积的不良社会共业,似必也反映到今日中国的佛教文化中。最近明贤法师等一大批教界、学界的佛教人士,以联署方式来抗议社会上一些人对佛教的诽谤,让人拍手称快,感觉到我们的佛教有觉醒的趋势,有主体性自觉的趋势,这点委实可喜可贺。 所有的问题,最后都归结为佛教发展的“方向”的问题。所以让我们回到本文的出发点:从佛教信仰的基本内容看当代中国佛教转型发展的方向。 我们当然可以罗列许许多多的内容,作为佛教信仰的“基本内容”,例如我们可以罗列因果报应、四谛法轮、三法印、十二缘生等等许多学说、思想,作为佛教信仰的“基本内容”来看。 这样做当然是可以的,不过本文却不打算这样做。个人认为:我们应当设法在传统佛教中,着力寻找、建构那些比较本真、比较抽象、比较一般、也比较普世的理论、实践或制度,作为我们所理解的佛教信仰中带有本质性、规律性、普遍性及原则性的东西,而这样一些理论、实践或制度,应该同时对于我们今后继续发展、创新佛教的思想、信仰,应该具有理想、规范和促发、引导的意义。 因此,正是基于这样的角度,在回答朋友群的提问时,我提出三宝信仰、四众弟子制度、人类共有及法界共享这三个层次,作为我所理解的佛教信仰的基本内涵。 首先,三宝信仰,这是每一个佛教徒都耳熟能详的内容,因为这是作为信徒每天早晚课都要重复的内容,也是一般寺院、道场佛教教育的基本侧重点。甚至,在一些道场和团体中,这已是佛教信仰、佛教教育的全部内容了。 佛如宝,法如宝,僧如宝,所以称为“三宝”。“宝”这个字,梵文ratna,字面是珠宝之义,表示作为伟大觉者的佛陀,作为佛陀所觉的法即普遍的宇宙真理,作为真善美圣神的体现的清净圣者团队,具有至高无上的价值。 其次,佛陀制定的有关四众弟子的思想和制度,是佛教思想、信仰中另一项最重要及最有深远意义的内容。四众,即是指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简要言之,即出家二众,及在家二众。也有开四众为七众的,即加上沙弥、沙弥尼、式叉摩那,不过七众也同样归结为出家、在家二众,本质上与四众一致。 四众制度的精要在于三个方面:一是它说明了无论男女、在家、出家,都是佛陀的弟子;其次,它为僧团以外遍布社会各届的在家信徒的规范与管理,作出了制度化的表率。在原始佛教经典中佛陀每一出场,常有四众弟子亮相,在大乘佛教经典中围绕佛陀身边的,既有比丘团也有菩萨众,这样的经典表法,本质上都是在彰显四众弟子制度是佛教的一项根本大制度。 其三,是人类共有、法界共享的信仰。佛教的思想信仰从来就不是特定族群的思想信仰,而是全体人类的思想信仰;佛教的思想信仰甚至不仅仅是全体人类的思想信仰,而是全体法界及全体众生的信仰。破除人类的族群隔阂,阶层隔离,地域隔阂,文化隔阂,性别隔阂,甚至破除人类为宇宙中心这一人类集体自我中心主义的迷思,应该是佛教思想、信仰中最为深奥的内容。 原始佛教经典中对于种姓制度的批评和放弃,是作为人类伟大觉者的释迦牟尼佛所倡导人类解放事业的重要方面,而觉知“大地众生皆有佛性”,则是这位觉者所觉的内容的深度层面及广度层面。今天,佛教这种思想、信仰已经受到无神论思想、科学主义思潮的多重冲击,因此,我们在这里必须坚定地指出:人类共有、法界共享的思想、信仰,是佛教思想、信仰的重要组成部分。 以上三个方面的内容是互相联系、相辅相成的,三者一起,构成佛教思想、信仰的完整体系。如果我们只取其中一个方面,认为惟有它代表佛教思想、信仰的本质内容,对于佛教思想、信仰的完整性、全面性,就不免有所委曲;如果我们在三个层面中加以虚妄分别,一定要在三个层面中分个高低上下,那也非常不妥。因为“是法平等,无有高下”。 为什么要提佛教的“转型发展”呢?我知道有些人看到这个题目,会情不自禁地反对。见到“转型”的字眼,见到“发展”的字眼,有些人情不自禁地就要摇头,叹息,反对,这种情结,其实说到底就是我前文提过的当代中国佛教或当代中国佛教文化的第四大危机一一原教旨主义思惟方式和思想倾向的危机。 在拥有原教旨主义思惟方式的人看来,任何东西都是愈古愈好,是古非今,厚古薄今,乃是中外一切原教旨主义思考方式的共同特点。这种思想倾向,不仅使得我们看不到宗教信仰活动的历史事实,也让我们把握不到宗教信仰活动的历史演变规律,而更加要命的是,它会使得人们无视甚或曲解那些在宗教信仰史上关键时刻推动信仰发展的人们所做一切艰辛努力的意义。最后,由于原教旨主义者不愿认真理会历史、现实及未来这些纬度,也就无法为未来宗教信仰的开显指示出真切可靠的方向。 点击关注“腾讯佛学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佛学官方微信;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佛学”,获取更多佛学资讯。



免责声明:文章《当代中国佛教文化的四大危机及其转型发展的方向》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跟我们联系!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8-2020 罗浮净土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罗浮山永久公墓

园区地址:惠州市博罗县福田镇接仙桥

预约看墓

    微信二维码
  • 微信扫一扫
  • 4008080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