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罗浮山公墓 > 佛教文化 > 春节习俗与汉传佛教社会生活
春节习俗与汉传佛教社会生活
时间:2020-03-13 02:54:00 点击次数:
内容摘要:佛教自传入中国起,就不断进行着中国化的努力,将自身的影响从宗教信仰、思想观念等层面融入社会生活当中。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佛教与节庆的互动关系。佛教始终积极参与中华节庆文化建设,丰富传统节日的文化内涵,融汇中华传统节日的文化价值,深度嵌入社会生活之中。   佛教与春节的互动并不是单方面将佛教元素增添进节庆内容中。以寺院为中心,佛教在春节中承载了更为重要的空间意义。按照入唐求法僧圆珍《行历抄》大中八年(854)条的记述:“凡此国人,不论男女,于正月中,爱游寺观,礼佛看僧。因此多人入寺游纵。”宋代吴自牧《梦粱录》卷一更明确表示,“正月朔日,谓之元旦,俗呼为新年。一岁节序,此之为首……不论贫富,游玩琳宫梵宇,竟日不绝。家家饮宴,笑语喧哗。此杭城风俗”。由此可见,正月一日的游寺礼佛成为彼时民众必不可少的生活习俗,人们成群结队前往寺院礼佛见僧,已经是常见的文化活动。同时,寺院也已经超越神圣空间的范围,在节庆中作为大众社会生活的一部分,发挥着世俗空间的文化整合功能。   以寺院空间为中心,春节有一系列活动。除夕之夜,伴随寺院钟声进入新年,对民众而言具有特殊的仪式感和意义。除夕撞钟也成为春节里的重要习俗。撞钟为108次,其中原因有二:一是烦恼共108种,撞钟象征烦恼的破除;二是12个月、24节气、72个候共108个,撞钟是一年时间的象征。由此可见,除夕撞钟是以寺院空间为依托,佛教与中国传统岁时文化融合的象征。   春节期间,寺院还会举行俗讲活动。所谓俗讲,是以世俗大众为对象,僧众对佛教经义进行通俗浅显的讲唱活动。根据圆仁《入唐求法巡礼行记》记载,正月一日“家家立竹杆,悬幡子,新岁祈长命。诸寺开俗讲”。韩愈在《昌黎先生文集》卷六《华山女》中也描绘了俗讲的情况:“街东街西讲佛经,撞钟吹螺闹宫廷。”由此可见,俗讲早已成为春节期间寺院的一项节日庆祝活动。而伴随俗讲的是布施。在正月一日,民众布施祈愿,敦煌写卷P.2863《施舍疏文》保存了中唐时期布施的细节,可以让我们窥见春节布施的大致情况,“红花一斤,铁二斤,施入写种。右所施意者,为合家大小报愿平安,今投道场,请为念诵。正月一日弟子无名疏”;“票两硕布一尺,施入铸钟。若所施意者,为合家报愿平安,[今投道]场,请为念诵。正月一日弟子贺昇朝谨疏”。新年布施是一种以民众为主体的活动,费用自筹,目的是祈佑或为亡人荐福。   整体来看,寺院作为春节活动中重要的空间,提供了民众世俗的社会活动场所。同时,其作为佛教的神圣空间,又具有世俗空间不具有的宗教功能。因此,寺院在春节中为大众提供了“祈福灭罪”的一种途径。



免责声明:文章《春节习俗与汉传佛教社会生活》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跟我们联系!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8-2020 罗浮净土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罗浮山永久公墓

园区地址:惠州市博罗县福田镇接仙桥

预约看墓

    微信二维码
  • 微信扫一扫
  • 4008080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