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罗浮山公墓 > 佛教文化 > 藏传佛教宁玛巴之传统
藏传佛教宁玛巴之传统
时间:2020-03-13 03:06:14 点击次数:
藏传佛教宁玛巴(红教)之传承系统可分为三:(甲)长远流传之「教传派」传承(噶玛);(乙)短传之甚深「岩传派」传承(德玛);(丙)极近之「清净相状」传承(笛冷),乃成就者於「清净相状」(定中)亲受上师及本尊传授法要。 跟据藏传佛教宁玛巴之「九乘」教法(分别为「外三乘」:声闻乘、缘觉乘、菩萨乘;「内三乘」:作密、行密、瑜伽密;「密三乘」:吗哈约噶、阿努约噶、阿的约噶),最高的教授被称为「大圆满」(梵音:阿的约噶;藏音:卓巴千波,简称「卓千」),其教授可直接了解自性而能「即身成佛」。「心髓」(领体)教法以不同方法来直接达成「大圆满」之最深层教授。故此,「大圆满心髓」(卓千领体)作为一门教法,乃将「觉悟者」(佛陀)──具足三身(法、报、化)之义理加以显露出来。这个传统分别由三种传承体系弘播於世: (一)诸佛之「心意传承」──此传承由原始之「法身佛」普贤王如来,传予「报身」之五方佛。於此传承内,上师之传予弟子,不假言说或表示,而只用心意传达。 (二)持明之「表示传承」──此传承由「报身佛」金刚萨埵将灌顶及法要传予「化身佛」嘉饶多杰,人间之第一位上师。再由嘉饶多杰传予蒋巴舍宁、诗列星哈、渣那宿渣、大班智达卑玛那密渣及上师啤吗森巴华(莲花生大士)。作为一位已具足证量及了悟法性之持明,其传予弟子之方法只用一种表示或念一句咒语而已。 (三)证量瑜伽士之「口耳传承」──此传承乃由上师,用口传之灌顶及教授,直接传予弟子们。此传承於九世纪初,开始传入西藏,当时有两大系统: 遍智龙清饶忠巴(龙清巴尊者)(1308-1363),伟大遍智法主,乃宁玛巴传统内最伟大之「大圆满」上师之一,亦是极光辉灿烂之最具原创力的大学者。他写了二百七十多种着作,但现今留存下来的只有二十五种着作,最有名的是《七宝藏论》及《三种三论》,至今仍是最为人所乐道的。龙清巴尊者之《七宝藏论》是为了阐述「九乘」及「大圆满」十七套主要密续之不共甚深意义而写的。为了传授真正的「大圆满」修法,龙清巴尊者将自己的岩取法要,与及吉尊狮子自在尊者及啤吗力周莎尊者之岩传法要结集起来,并综合了莲花生大士之「空行心髓」及卑玛拿密渣尊者之「卑玛心髓」,而成为五大部之《四种心髓》。并以其证量来诠释所有有关之实际修行方法而成为《三种内在精华》(即《喇嘛仰的》、《康卓仰的》及《深母仰的》)。 如是地,「教传派(噶玛)」之传承教授,由原始佛普贤王如来一直流传至今天,从未间断。「教传派」之教授,后来被笛打宁巴尊者(1646-1714,敏珠林寺之始创人)及其弟弟大译师达玛师利(法吉祥:1654-1717)加以结集,并於最近被依怙主敦珠宁波车第二世,重新编辑而成为五十八函之《宁玛噶玛》。【贴者注:后人又在此基础补充整理成120函的“噶玛”。白玉土绒仁波切负责刻制的噶玛雕版就是雕刻整套大圆满教传经典。】 岩传法要共有六个传承体系,除了先前已提及之「共传承」为「心意、表示及口耳」三种外,还有「授记灌顶、心意指令及空行付托」之三种「不共传承」。更详尽的开示,请参阅依怙主敦珠宁波车第二世所着之《藏传佛教宁玛教史》(英文版乃智慧出版社发行,745-749页,1990年;汉文版由刘锐之上师翻译之《西藏古代佛教史》,密乘出版社发行,236-241页,1973年。) 岩库宝藏乃由莲花生大士及移喜磋嘉佛母将法要藏於岩内,并命其有证量之弟子,在最适当之时候转世为已授记(预言)之「岩取者」,将重要之法要取出,以利益当时之有情。岩取法要可分为两类:物质性之东西属於「土岩」(莎德);若从「岩取者」之心意中取出者,则属於「意岩」(贡德)。又岩库宝藏(德初)若以教法来分类,可分为三大类: 能将以上三类之岩库宝藏开发及取出者,被称为「大岩取者」,若只能将其中之一或二类岩库宝藏取出者,则被称为「小岩取者」。莲师曾授记:将有多於一百位「大岩取者」及数百位「小岩取者」出现於世间。 以下是从第三世多竹清宁波车,吉美天沛尼玛(为敦珠宁巴八子之一)所着之《殊胜海洋宝典:岩藏法要传统之阐释》一书中节录出来,并由汤德活佛英译。於奥卡卓所开发之金刚萨埵授记,有如是之开示: 「莲花生大师於红面人之地(西藏)燃点着显、密圣法之火炬,并将染污情绪之黑暗驱走。因应未来之人们不能严守戒律,并以自私之心及狭隘之见来修习法要。於当其时,一般教授与修法之作用已经消失。就算他们仍在修习,也是徒然及会感到厌倦的。 故此,遍智者(即莲花生大师)运用其智慧以利益有情,将所有甚深法要,由其命令加以封缄,并将之埋藏成为岩库宝藏。当要开发之种种徵兆及其弟子已出现时,那些埋藏之教法将会渐渐地显露出来以利益有情。为此,他(即莲师)作出了祈愿与付托。」(请参阅《西藏隐藏之教法》一书,智慧出版社发行,1986年版,145-6页。) 如此,岩库宝藏先被埋藏,之后被已授记之「岩取者」们加以开发。所有这些皆因莲师及其眷属(包括王臣等二十五人)之伟大愿力,为了未来黑暗时期众生之利益而作的。同时亦因应勇父、空行们之加持力而获得的。故此,只是岩库宝藏之开发与启示,亦足已引发出重要的功德:邪恶的人与非人之力量将会衰弱;有德之士之光辉将会增长;而黑暗时期之恶化(如:战争、疾病、饥荒等等)将会平息。同时,亦会帮助使「教传派」(噶玛)教法之寿命加以延长,并能使圣法及其成就者之寿命与事业,以至所面对之一切障碍得以消除。 又莲师早已预知末法时代,佛法将受到很大的障碍。教法会随时代之种种障碍而受影响,例如:门户间之争斗、疾病、政治不稳定、教法受王臣所破坏等等。为了平息此等障碍,及悲悯末法时代之众生,莲师便加持一些重要法宝,并授记其具证量之弟子们,化现为不同之「岩取者」。於不同之时代,因应当时之众生及时节因缘之成熟,将适当的本尊、咒音、事业等等之不同修法加以开发,以配合适当的时机,应病与药(犹如现代之「时间锦囊」)。故此,这些岩库宝藏(德初),实为由莲师本人之「暖气」所呼出之法要。因没有任何之污染及错误,所以这些岩库宝藏极之具力,修习它们时几乎没有任何障碍,修习之成就极易获得相应,而其结果亦能迅速达成。 依怙主顶果钦哲宁波车亦曾开示:「岩库宝藏有三种特殊之功德:(一)由於传承极之接近,岩库宝藏拥有极大加持之暖热;(二)由於岩库的文字,经受过经续之考证,确实无误,因而其来源极之清净;(三)其因应适当时候及众生根器之成熟而被开发出现,故此实为一条永不式微之甚深道路。」(请参看《智慧之光》第一册,香拔拉出版社发行,1995年,213-4页。) 相对於后期之「岩传派」法要,「教传派」法要及早期之「岩传」法要,皆经历过长远流传之无数上师。这些教法之力量,因种种因素而呈现衰落现象:若教法落於一些不适当之人士,或破誓者之手上;又或被一些个人将自己之不被授权及公认的着作加诸於法要之上,因而被污染了。特别是长传的法要,往往受着很多障碍。在那漫长的传授过程里,於其传承之「传承人」中,可能有些因未曾好好修习而没有任何证量,整个传承之力量会因此而呈现衰退。更有很多的情况是受法的弟子,根本不太清楚自己所受法要之传承系统,是从何而来的。若然如此,实质上是极之困难得到任何相应或成就的。 故此,若能够修习「新近开发之岩库宝藏」[即所谓「新宝藏」(德莎)],由於是「岩取者」本人,传予其最主要之「传承弟子」[即「法嗣」(初笛)],再传予受法者作修习,其传承极近及暖热,其功德是极之容易得到相应与成就。 【贴者注:19世纪时第一世蒋贡康楚罗珠泰耶将伏藏师桑吉林巴至秋吉德钦林巴之间的各类伏藏法收集整理成63函“仁钦德佐”(大宝伏藏)。今年夏天佐钦珠巴仁波切将举行为期2-3个月的大宝伏藏灌顶传承法会。】 於十八世纪,一位持明吉美宁巴(无畏洲)尊者(他是大班智达卑玛那密渣、国王赤松德真及嘉诗哈遮三位之共同化身),从文殊亲觐、空伽雅、莲花生大士、移喜磋嘉佛母、卑玛那密渣及龙清饶忠巴等处,於「清净相状」(定中)中经「心意、表示及口耳」三种传承,接受了长传的「卓千领体」完整之教授及法要。(上述之甲类法要) 在这些「清净相状」中,尊者亲见龙清饶忠巴三次,接受了他身、语、意之加持。如此,尊者与龙清巴尊者成为无二无别而证得大圆满之证量。这些殊胜之法要宝藏便成为尊者之「意岩」,并结集成九函,是为现今亨负盛名之「龙钦领体」(龙钦心髓)传承系统。尊者之弟子遍及藏传佛教内之所有不同派别中。 尊者圆寂之后,「龙钦领体」传承系统由其两大弟子加以弘播:吉美天力峨些(1745-1821,即第一世多竹清)及吉美嘉维纽咕(1765-1843)。尊者转世包括:都钦哲移喜多杰(1800-1866)为其意之化身;巴祖宁波车(1808-1887),为其语之化身;蒋扬钦哲旺波(1820-1892)为其身之化身。现今一般人皆以「卓千领体」为早期之「心髓」教授;而「龙钦领体」则为晚期之「心髓」教授。



免责声明:文章《藏传佛教宁玛巴之传统 》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跟我们联系!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8-2020 罗浮净土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罗浮山永久公墓

园区地址:惠州市博罗县福田镇接仙桥

预约看墓

    微信二维码
  • 微信扫一扫
  • 4008080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