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罗浮山公墓 > 岭南文化 > 认知传统代表着与岭南文化进行隔代谈判 理论频道-南方网
认知传统代表着与岭南文化进行隔代谈判 理论频道-南方网
时间:2020-03-13 00:12:14 点击次数:
  我们正在被卷入全球化以及现代化的生活之中,我们也正在身不由己地被称之为文化的巨大漩涡裹挟而去。那么,对置身其中的文化的再次有意识与有用心的发见与认知,就成了当务之急。不然,钱与权、名与利、利润与实惠可以在眼前、在当下分出功利性、尤其是时间性的先后与胜负,那么,文化可以当得起、或者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当得起输赢的角逐,似乎就成了无法量化、亦无法厘清的纠葛了。这是一个普遍存疑的问题,只有解决了这个首要的问题,我们才可以与所处文化的前世今生对话与共语、分享与互动,才有了对文化推动与创新的条件与可能。   拨开时间的烟雾,文化是一种既定的存在与形态。无论我们的意愿与倾向如何,文化的渗透力与作用力,总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它就一直守候在那里,与所处的土地休戚与共着。所谓解读、发见与认知,无不是在时间的轴线上寻找支点。   一方面是,来自历史的声音,因为阐释者的状态与位置不同,视角与情绪有异,那些出自不同人物、不同春秋笔法的演绎,持证的也多是一家之言,或者是在反复的言说中为真切的了解提供依据,为文化的政治化或者文化的艺术化提供依据。   另一方面是,在场的文化焦虑,在文化强大而又柔韧的潜行中,我们却为有文化还是没文化的疑惑困扰着,也就是说为文化所能提供的动力与后劲焦灼着,是什么样品类的文化让我们直接承惠,又是什么样品类的文化让我们困陷其中、纠缠不清,面对着庞大的文化族群,我们无法澄清为什么而挖掘、为什么而洞见、为什么而发扬光大、为什么而推陈出新。   再一方面是,由于岭南文化的历史存在与发展走向有着分明的原生性形态,很难被框限进那大一统的论证逻辑里,很多时候只能被置放在面目模糊与言说不清的另眼相看中,说其没文化却又劲力十足,说其有文化却又甚少出处和因由,在这多重尴尬中,岭南文化只能担戴着无名却又有用的双重面孔,继续禀承其多元并存的风度与气度,领受着被解构与被消蚀的风险,在普泛中放弃厚重、撒手深刻,在大众化中再生图存。   时至今日,岭南文化的这种状态,不知是否一种存在的机巧策略,还是再上层楼的自我抵销,当岭南文化置身在全球化的语境,置身在越来越趋同的时代,我们的面对如何变成理性的正视与审视,如何提升到自恃与自信的境界,反倒成了一个瓶颈难题。   虽说,文化及其遗产的存在与作用力,表现在与俗世生存的融会贯通、相依相存中,借助民情风俗传达出来;而所谓文化肩负的使命,则是对生态环境及其时代心态的映现,是对社会的艺术取向与审美品格的建构。   这就涉及到发见与认知的核心问题,也就是关于理解的立场与态度,唯有理解,才会有足够清醒的反思。这理解的本质所在,则是我们就存在而创造出来的一个概念以及观念,我们就这样创造出岭南文化的前世今生,创造出这种文化及其遗产的本质内涵及其价值取向,我们在时间的临界点上,用理解连成了一条轴线,使我们可以直面文化的历史与现在,理解的同时,也就有足够的准备去反思此种文化的真相以及本质。   从这个立场与视角出发,岭南是有文化且有文化内涵的,单就意识观念而言,改革开放以来岭南文化的价值判断与选择所向披靡,仅粤语就被作为一种文化的媒介在大江南北渗透蔓延开来;而从另外的立场与视角认定,岭南文化则又被判定为没有文化品相和价值形态的,难以得到正名与命名。   幸亏,“真实”毕竟存在于血脉认同的繁衍与传统的传承中,这是我们开启文化真相的唯一的钥匙,甚至有可能是只可意会而无法确切表达的“心照”的密码。   对当下文化与文化遗产的态度,是务实的还是为我所用的,是满足于现象的被命名,还是致力于对真相要义的开掘和把握,这时候,矛盾与冲突是无法避免的,要么是陷入“自我阐释”的怪圈;要么是所谓的文化与生存一下子变得好像没有更多的牵联,仅仅褪化为消费的关系,而无关于什么情怀风俗的滋养了。所以,对置身其中的文化的发见与认知,也就成了不无艰难的谈判,显然也是对我们状态的全面的考量,真诚、洞见、用心、立场、发见、传承、认知、宏扬、惠及一方、承惠众人,等等,缺一不可。   既然我们与所面对的岭南本土文化及其文化遗产的关系,是一种隔代谈判,是一种探索与认知、判断与质疑、了解与对垒,是和时间等长的进程与漫长的社会活动,既不能因为偏见或是偏颇,而导致这种谈判的中断,也不能设定一个模式,去按图索骥,而是重返一个共同的平台上来,在相互的探讨与共进中实现双赢。   首先,是对岭南文化本着同根共生、或是呼吸与共的诚意进行的学习与积累,只有当这种学习与积累转化为经验,这种经验复原为传统,才可以孕生我们的文化气韵,才可以不断地孕生我们的思想。通过对文化的学习从而去创新文化。同时,警惕用全球化的体验来冲击和淡化本土化,而是顺势而为,重建一种新的文化坐标,既有开阔的视野,又有接纳的襟怀,而非数典忘宗、舍本逐末。   其次,只有对岭南文化满怀热情的探索,才会获得深刻的感受,才会发现这种超越寻常的感受,将会转化成如何奇妙的能量,给我们的生活带来惊喜、带来秩序,并进而领略与把握其真粹和本质。要避免用功利的偏见,以及既定经验的偏见,来蒙敝我们对本土文化真相与本质的洞见与认知,生存若没有文化的滋养与呵护,意义与意思都会受到裁减以及缩小的。如果说只有自己的光才能照亮自己,而岭南文化是有着自己独有的光彩的,因此,岭南文化无需附庸任何所谓的依傍,它的前世今生足以证明,岭南文化一定能用自己的光来照亮自己,并且有足够的能量一路前行,发扬光大。   再次,要有对自身文化的反思,要有富有创意的不满,摒弃恶性的中伤和攻击。文化创新的能量就产生在对它的欣赏与享受中,就存在于对它的不满与改变中,这种主动而为与积极进取,才会使我们的文化充满活力与生命力。所以,对岭南文化的历史与现状的反思并不是伤害,更不是忽略和中断,而是源于一种思考与醒悟,源于一种改变的更新的主动力,更是源于乐在其中的喜悦和爱,而这一切会燃烧成一场大火,累积成一种爆发力,汇聚成一种深情,给我们的岭南文化带来新的生命力、新的东西。



免责声明:文章《认知传统代表着与岭南文化进行隔代谈判 理论频道-南方网》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跟我们联系!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8-2020 罗浮净土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罗浮山永久公墓

园区地址:惠州市博罗县福田镇接仙桥

预约看墓

    微信二维码
  • 微信扫一扫
  • 4008080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