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罗浮山公墓 > 墓地风水 > 国防视点|陵园之殇,考问家国情怀
国防视点|陵园之殇,考问家国情怀
时间:2020-03-13 00:54:09 点击次数:
9月,一个纪念日较多的月份。9月3日,是抗战胜利纪念日;9月的第三个星期六,是全民国防教育日;9月30日,是烈士纪念日。在第四个烈士纪念日即将来临之际,当我们走进烈士陵园缅怀这些为了党、国家和人民奉献出生命的英烈之时,却发现部分烈士陵园的现状令人堪忧。决不能让岁月掩埋了忠烈的功与名,完善烈士陵园管理和维护,已成为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请关注今日出版的《中国国防报》—— 今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成立90周年,回望90年的光辉历程,人民军队在前进的道路上战胜了一个又一个敌人,书写了一篇篇恢宏史诗。有战争就有流血,有战争就有牺牲,人民军队迈向新征程的时候,我们不能忘记在历史长河中奉献出生命的英烈志士。 2014年8月3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烈士纪念日的决定(草案)》设立烈士纪念日的决定,以法律形式将9月30日设立为中国烈士纪念日。据民政部2016年统计,我国现有的烈士纪念设施保护单位4200余个,大多数都是在新中国成立之后逐步建立的,但因地区不同、规模不同、知名度不同,烈士陵园的现状却大相径庭。 近日,一段“郑州大妈烈士陵园跳广场舞”的视频引起广泛热议,视频中广场舞参与者带着功放音响在烈士陵园的广场上翩翩起舞,热闹非凡。虽然这一现象已被制止,但后续讨论仍在持续,多数网友认为烈士陵园是革命先烈长眠安息之地,不应带有“娱乐性”。 除了广场舞之外,小吃摊、露天练歌房充斥在很多闹市中的烈士陵园。前几年,有媒体曾报道过在南京某著名烈士陵园的广场上布满了游乐设施。在民政部2013年通过的《烈士纪念设施保护管理办法》第十五条规定:“禁止在烈士纪念设施保护范围内部的从事与纪念烈士无关的活动”。 采访中发现,很多市民没有意识到烈士陵园成为公共娱乐区域的现象有何不妥,甚至有家长认为烈士陵园内增设小吃摊、游乐场等娱乐设施可以提高孩子对烈士陵园的兴趣。 在全民娱乐化的今天,很多以正统、传统为导向的领域也开始出现了娱乐化倾向,但是历史不容戏说和演义,在创造历史过程中流血牺牲的先烈更不能成为娱乐的对象。烈士陵园更该保持应有的肃穆与厚重,让为共和国奉献出生命的烈士们能够安然长眠,也要让对先烈的敬重在这片传承了数千年中华传统文化的土地上继续深植。 云南省内烈士陵园众多,规模大的安葬着上千名烈士,小的也有数十烈士长眠其中,烈士陵园无论大小皆是传递烈士精神、传播光辉事迹、传承红色传统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除部分全国重点烈士纪念设施保护单位由中央财政下拨部分经费外,所有建设、管理、维修经费几乎全部由地方财政负担,远远不能满足时代发展和维修保护的需要,有部分烈士陵园的管理使用现状亟须改善。 云南省文山州麻栗坡县董干镇董干烈士陵园,安葬着36名烈士的遗骸。由于陵园规模不大,且位置较为偏远,祭奠群众较少,陵园维护和管理有许多不到位的地方,陵园门口到处长满了杂草,墓地年久失修,垃圾遍地,显得凌乱而凄凉。 虽然有疏于管理的情况存在,但是近年来各级地方政府都在加大对烈士陵园的保护。红河州屏边县的水冲子烈士陵园,安葬着边境作战牺牲的烈士895名。2014年,为方便群众出行,屏边县将陵园内原有便道进行提质改造,作为新修绕城公路的一部分,便道一下子成了主干道,群众交通便利起来,往来车辆大幅增加,但却破坏了陵园庄严肃穆的环境。此事引起了部分退伍老兵和军烈属的不满。事情发生后,该县县委、县政府勇于正视问题,开诚布公地和老兵代表协商解决方案,最后对公路进行改移,还烈士陵园一片安宁。县委、县政府这一行为得到老兵、军烈属和百姓们的一致称赞。 每一名烈士都是一段历史,每一名烈士都永垂不朽。无论烈士陵园的大小、远近,历史都不会忘却,在他们战死沙场后,能还他们一方净土,让英雄死得其所,让世人洗涤灵魂。 “有人认为烈士陵园是埋葬英烈的地方,肯定是风水宝地,围绕烈士陵园修公墓,不仅能占领好风水,还能汲取烈士陵园散发的‘地气’,在地下有英雄保护。”在某烈士陵园旁的公墓销售处工作人员对记者介绍这里的“区位优势”。 在一些地区,开发商打起了烈士陵园土地的主意,商业开发挤占烈士陵园用地的现象屡见不鲜。有的陵园大部分用地被开发成了营利性公墓,有的将烈士陵园拆建损毁改造为“红色旅游”,更有甚者为了提高周边楼盘的销售量将烈士陵园拆迁。 在烈士安眠的土地上进行商业活动,是对烈士们的不敬。1995年民政部颁布的《革命烈士纪念建筑物管理保护办法》规定:“在革命烈士纪念建筑物保护单位范围内进行其他建设工程的,应当经原批准公布的人民政府和上级人民政府的民政部门同意”。2007年,民政部明确提出:“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在烈士纪念设施保护单位范围内为烈士以外的其他人修建纪念设施或者安放骨灰、埋葬遗体”。民政部2013年通过的《烈士纪念设施保护管理办法》中规定:“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侵占烈士纪念设施保护范围内的土地和设施。” 当前我国正处于经济高速发展的时期,徘徊于五光十色的物质世界,浮躁于种种不同价值标准之中,社会更需要指引方向的坐标。烈士们为了新中国的建立和发展奉献出了生命,我们应该保证他们的尸骨不受侵扰。以英雄精神滋养心灵,在利益面前,多一些精神守望;面对浮躁社会,多一些沉着定力。 尽管在烈士陵园的保护上出现了一些不和谐的音符,但是绝大多数烈士陵园的建设都在逐步完善。在国防教育作用日益凸显的今天,各级地方政府也越来越重视对烈士纪念建筑设施的保护。虽然根据国家有关条例和办法,革命烈士纪念园这一类革命烈士纪念建筑物的建设和管理由地方民政部门牵头,但是项目建设中环保、城建、国土等多部门都积极协调参与,包括大部分地方乡镇政府也都给予了最大力度的支持。 很多专家学者和地方政府官员都呼吁,进一步完善建立长效管理保护机制,地方政府与多部门形成合力,并形成约束性的工作机制,保证在对烈士陵园的保护上有效率、有质量。除此之外,还应提高全民国防意识和爱国主义教育,培塑正确的历史观,让人们源自内心地敬重和爱护烈士陵园。 没有英烈的民族是可悲的,遗忘英烈的民族同样是可悲的。保护烈士陵园,不仅是对英雄的敬重与哀思,也是对烈士家属的最好交代与精神寄托,还是对于历史负责任态度的体现,更重要的是洗涤灵魂,唤起民族的英雄主义精神。回望历史,穿越黑白影像构成的记忆底片,凝聚那些英雄面庞,更能获得震撼人心的力量。我们要让英雄知道,或许你的名字无人知晓,但是你的功勋永垂不朽! 伏契克曾说:“为了争取将来的美好而牺牲了的人,都是一尊石质的雕像。”英雄,是一个民族自强不息、勠力前行的航向标,是敢于拿生命换取家国富强、民族独立的人。每位英雄的长眠之地可以说是这个民族的精神圣地,陵园也好孤坟也罢,围墙里也好荒山冈也罢,都值得我们敬重,更需要我们去守护,不容忘却,更不容亵渎。 山因脊而雄,屋因梁而固。中华民族之脊背、泱泱大国之梁柱,是那些华夏危亡之时、疆土沦丧之际以胸膛筑起抗击列强之城墙的无数先烈,如甘露一般晶莹剔透的家国情怀,似青山一样绵延浩荡的不朽功勋。 近些年,肆意破坏烈士陵园、蓄意抹黑英雄故事的做法频频出现。硬生生地把红色文化与泛娱乐化挂起了钩,歪曲历史、篡改事迹、编造段子,一味追求商业化的点击率;一些乡镇的烈士陵园疏于管理、荒废破败、野草丛生,民族的脊梁、传世的英名就这样被湮没于荒蛮之地。倘若这些现象不加以制止、敬史尚德不及时提醒,那么我们民族伟大复兴的基石势必会动摇,改革强军的底气势必会越来越不足。 敬重英雄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守护先烈是华夏儿女的不变本色。正如习主席所说:“一个有希望的国家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不论是“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的峥嵘岁月,还是“雄关漫道真如铁,人间正道是沧桑”的改革关头,都需要英雄精神的砥砺、先锋模范的号召、历史传统的滋养。 在《三代人的守望》这部文艺作品里,讲述了文乔山爷孙三代人几十年如一日守护红山烈士陵园的故事。不管是建设初期修缮经费有限的窘境,还是顶着陵园搬迁风声的压力,三代人兢兢业业的坚守,终于使其成为爱国主义和国防教育基地。从为国守疆的炮火洗礼到改革开放初期的步履维艰,再到民族复兴的阔步向前,60多年,三代人,一辈传一辈的英雄情结、爱国情怀,感染启迪着后人。 为英雄立碑建墓,是为了祭奠过去、警醒将来;为英雄守陵护园,是为了英雄精神永垂不朽。不能因为“舍不得出力,不愿意出钱”而让烈士蒙尘、民族蒙羞。 每一名英雄都值得敬重,每一块墓碑都需要守护,不论历史的年轮转过了多少圈,这块精神聚集的净土、这些为国捐躯的先辈都不能被淡忘。 “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站在历史的新起点,感受革命先辈的信仰之光,赓续英雄先锋的精神之力,垂首以思存记于心、昂首当燃足底之火,在千万座英烈的墓碑前举起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不忘初心,继续前行。 当我迈入安徽省宁国市烈士陵园,庄严肃穆的氛围一下就把时间带回到上个世纪,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以来宁国儿女近一个世纪风起云涌、波澜壮阔的革命斗争史浮于脑海。 有许多事虽发生过,却会随时间慢慢被遗忘;有些人虽扬名一时却终究被历史浪潮淘去。“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浙江遂昌、安徽请水寨暴动失败后,部分共产党人转移到宁国杨山、板桥等偏远山区,继续秘密从事革命活动,从此,革命火种在宁国大地不断蔓延。1938年2月,27名红军战士惨死在国民党反动派的屠刀之下。1948年2月16日,泾旌宁宣根据地的创始人吕辉率主力连80余人,与宁国县自卫队一个排的兵力遭遇,为了党的事业,吕辉同志流尽了最后一滴血,年仅25岁。一个又一个壮烈场面,让瞻仰者无不悲恸万分,感慨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红色资源是先烈留下的宝贵精神财富,不但要保护好,而且要用这些精神遗产影响广大人民群众。2012年,宁国市政府投资300万元,新建烈士纪念馆,展示了可歌可泣的烈士事迹和影响深远的重大革命历史事件;新建烈士墓共安葬烈士98名,其中无名烈士80名。 一批批青年人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来到宁国市烈士陵园,在革命烈士纪念碑前,通过默哀、敬献花圈等多种方式祭奠革命先烈,一幅幅珍贵照片、一幕幕战斗场景、一行行深刻话语,他们听得认真、看得仔细,深受教育。中学生李孟伟说:“听了讲解员的解说,我们接受了人生的洗礼,看着展馆里的一幅幅图片,了解了这么多英雄事迹,也更珍惜现在的生活,未来也要更加奋发进取,创造更加美好的明天。” “无名胜有名,生灵慰英灵。”前赴后继的无名烈士们精神永垂不朽,也激励着后人继承先烈遗志。据了解,近年来,宁国市以烈士陵园为依托,把未成年人爱国主义教育工作作为重中之重,纳入中、小学教育全过程。市教育部门每年组织全市各中小学生开展“向烈士宣誓”活动,让大批中、小学生到教育基地实践参观、接受教育;市人武部与市烈士陵园联姻,建设新兵教育基地,组织部门和团委也不定期将新党员、新团员带到烈士陵园进行入党、入团宣誓。如今已成为宁国市干部廉政建设基地、党史教育基地、国防教育基地,教育机构的传统教育和社会实践基地。 硝烟散尽,热土依然;英雄业绩,日月同辉;烈士精神,山川共存。党的光荣传统和先烈们的英雄精神,是宝贵的精神财富,将永远激励后来者在新的征程中奋勇前进! “爸,我来看你了。我为你的英勇奋战感到骄傲。”8月24日,在解放一江山岛烈士陵园,63岁的吕培松站在父亲的墓碑前说出这两句话时,泣不成声。吕培松告诉记者:“父亲吕士生牺牲时只有22岁,战斗时,他大腿中弹,但仍坚守战场,等送到医院救治时,已无力回天。” 而这在长期工作于陵园的童侠看来,再平常不过了。“仅今年6月15日至7月1日半个月间,参观人数就已超过1万人次,很多都有家人长眠于此。” 解放一江山岛烈士陵园管理处负责人徐怡介绍,为了纪念一江山岛战斗和英勇牺牲的革命烈士,1956年,浙江省人民委员会在海门枫山建造了纪念一江山岛烈士陵园,内有解放一江山岛纪念塔和烈士纪念碑。历经1974年扩建、1998年再次整修,2002年,台州市和椒江区人民政府宣布,将用3年时间,把烈士陵园改建成一流的国家级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和省级国防教育基地。 解放一江山岛烈士陵园作为国家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纪念馆常年开放,年均接待观众15万人次。“加强基础设施建设,营造优美环境是第一步。” 徐怡介绍,自2005年以来,管理处对陵园进行了一次全方位的改扩建和有重点的修缮。新建一江山岛登陆战纪念馆、将军碑林;扩建祭奠广场;修缮烈士纪念馆、烈士桥;拓建上山墓道、环烈士陵园墓道……“如今的陵园,整体面貌焕然一新。” 记者了解到,做好主题纪念活动的宣传任务是陵园管理处的一项重大工作。每年的清明节、建军节、国庆节及战役纪念日期间,都是参观高峰,管理处抓住重要时间节点,确定宣教主题,圆满完成了多项重大纪念活动的宣传任务。 杨齐通是解放一江山岛史研究所的研究员,曾担任一江山岛战役参战部队陆军的一名教员。2003年7月至2004年12月间,他多次辗转杭州、南京和开封等地,逐一商请老将军、老首长为解放一江山岛50周年纪念活动泼墨挥毫,以弘扬“一江山精神”,激励后人。和杨齐通一样,还有许多人都在为陵园的建设默默奉献。 走出陵园,已是黄昏。陵园里仍有很多工作人员忙碌的身影。记者不解地问:“陵园工作辛苦而乏味,为什么这么多人甘愿扎根于此?”“烈士陵园,就是一张暖心的国防名片。让烈士安心长眠,让烈士家属放心,就是最好的国防教育。”夕阳下,徐怡的语气格外坚定。



免责声明:文章《国防视点|陵园之殇,考问家国情怀》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

[img]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跟我们联系!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8-2020 罗浮净土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罗浮山永久公墓

园区地址:惠州市博罗县福田镇接仙桥

预约看墓

    微信二维码
  • 微信扫一扫
  • 4008080336